正文 第六百零九回 雨夜激战

    “杀啊!杀纪贼啊”风更猛,雨更急,伽耶城外,血旗大营,伴着牛角号的鸣响,后续的万五弁韩步卒,不再因血旗军有悖而迟疑,蜂拥般杀入血旗前营,并在金烁的咆哮调度下兵分数路,跟着疯狂的火马涌向前营设伏的血旗军阵。笔趣阁www.biQUshu.NET而最后一股的千人队,则干脆在营门口列起了枪盾阵,反将包抄而来的血旗骑兵堵在营外。

    “嘶”与之同时,弁韩夷兵的前方,在宫卫夷兵颇有层次的控下,一批批火马带着凄厉的悲鸣,带着千钧之力,呈扇状狂奔,直冲血旗步卒们预设在前营的“u”形口袋阵。

    张网以待的血旗伏兵,纵然设有陷马坑,设有拒马桩,设有铁蒺藜,设有墙,设有壕沟,乃至铺盖地的强弓硬弩,可这些足以混乱直至阻挡寻常骑兵的设置,对上一批又一批股着火的疯马,却显得苍白无力,除了留下越来越多的死马残马夯实前路,根本无法阻挡疯马群毫无理智的前仆后继。

    “斩”终于,当第一匹疯马踏着同伴的尸体越过壕沟,义无反鼓冲至血旗军阵最前的陌刀阵之际,伴着凄厉变声的断喝,一片白光闪过,一丛刀林落下,头前的几匹疯马顿时首异处。

    “咚!”只是,后续的疯马却是悍不畏死的继续冲来,其中的一匹,愣在后排刀林落下之前,将头排的一名重甲陌刀兵生生撞翻,凶残踏扁,这才在后排刀光的闪耀下一分为二!

    “斩撩回起斩”口令在轮复,刀光在翻飞,撞踏在继续,伴随的是一匹匹疯马的栽倒,以及一名名重甲陌刀兵的踏步上前,顶替其前方被疯马撞死的同袍

    当疯马群所剩无几的时候,陌刀阵也已变得千疮百孔,其后的血旗枪盾阵也被疯马冲出了少许缺口,可叹血旗军成百上千的精锐将士,不及斩杀敌人,便已憋屈的成为了疯马的陪葬。好在有着重甲陌刀兵的悍然力,兼有后续步卒的训练有素,总算整体阵型并无任何崩乱。

    “杀啊!杀纪贼啊”不过,借着疯马开道,弁韩夷兵仅仅付出不到两千的伤亡,便已趟过了一应陷阱路障,以及血旗军惯常的远距离凶猛打击,更是士气大振,嗷嗷怪叫着至血旗军阵的面前,挥起了雪亮的刀枪!

    “杀!杀夷狗啊”尚未享受挖坑埋饶舒爽,反被对方敲了一闷棍的血旗军兵们,连羞带愤之下,同样怒吼着越过伤亡惨重的陌刀重步兵,迎上了蜂拥鼓噪的夷兵。

    “砰!砰!砰铛!铛!铛”伴着一阵阵的兵甲对撞与金铁交鸣,双方毫无花哨的正面硬扛到了一处。铁盾撞砸,长枪捅刺,狼筅横扫,刀光霍霍,流矢横飞,带起鲜血四溅、肢体分离、伤亡倒毙,最野蛮最血腥的短兵厮杀,在凄凄沥沥的夜雨中就此拉开

    什么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望台之上,纪某人窃以为自个就是。原本分明可以借用营寨防守,利用弓弩之厉,再利用骑兵之优,轻松击败偷袭之敌,但为了全歼对方,自个愣将对方引入营寨之内设伏,可放进来的哪是一群肥羊,分明就是一窝浑带刺的凶兽嘛!

    对方凭借一计火马狂奔,便轻易打乱了自家的一应布置,数百精锐陌刀兵的伤损不算,还废了自家的远程攻击,更与自家步卒混战一处,加之营盘狭窄,严重限制了自家骑兵的冲击空间。由是,己方反以人数弱势且战兵不足半的步卒,硬扛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夷兵,弄不好都可能出现局部崩溃,他纪某人可还没有过比这更为失算的战例呢。

    必须一提的是,如今的中路军大营内兵力委实不算充足。一路战损兼分兵下来,尚余战兵步卒不足四千,辅兵步卒不足三千,民兵步卒三千,另有汇聚而来的三军苍狼骑近万,以及近卫中军近四千,近卫特战左军右曲千人,随军卫署军兵近千,满打满算也仅两万四千余人。而今在前营列阵迎战来袭夷兵的,则是战辅民兵步卒的九千余人,远较来敌步卒为少。

    “传令下去,亲卫中军左曲、右曲,特战军右曲,三支预备队各千人,分别支援前营的东、南、西三面,不惜代价,必须先行稳住防线。传令骑五军团右军,返回中营做预备队。”强按下了那只想要自扇耳光的右手,纪泽接连下令道,“刘灵,你率本部骑一军团中军与左军,以重骑为前导,分从左右营斜插杀入前营,无需缠斗,直接冲破前营门而出,绕营外而返,如此往复攻击敌寇!”

    “诺!卑下定将弁韩贼人杀个人头滚滚!”早已心痒难耐的刘灵立马大声应道,兴冲冲上马就离去。

    抬头看了眼夜雨,纪泽复又叮嘱道:“注意,地面渐泞,骑兵奔行须得心,沿途无需刻意凿穿,全力杀即可;重骑更须量力而行,万莫陷敌方步阵。实在不便骑行,就回来与某下马参与步战阵列!”

    这时,唐生道:“主公,敌方来势汹汹,准备充足,且处处针对我方战法,决计不可轻忽,为防不测,还请主公速调骑二军团前来增援吧。”

    梅倩的骑二军团其实早在两前便抵达伽耶南方六十里外,之前为了坑瘪的钓鱼计划,颇有点自大的纪某人愣没让他们立即前来会和,如今战局虽还不至彻底败坏,但更多助力确有裨益。没有犹豫什么面子问题,纪泽立马点头下令

    “隆隆隆”不一刻,蹄声隆隆,刘灵率着三千骑军,以一屯重骑为前导,从血旗左营杀出,切过前营西、南防线的间隙,借着少许的高差冲势,刀切牛油一般冲入前营主道。沿途但有夷兵阻挡,无不被碾为齑粉!

    “伽耶勇士们!给本将压上去,混入步卒防线,莫与敌骑接触!后阵儿郎,注意结盾防护!”夷兵阵中,金烁反应也很及时,一边呼喝传令,一边带着自己的亲兵,悍勇的扑入前营的正南防线。

    随着金烁的命令与示范,不愿承受铁骑碾压的弁韩夷兵们,包括堵住前营门的那支队伍,纷纷撤离营区主道,贴近血旗防线攻杀步战。只叹之前用于设计弁韩军兵的那些陷阱壕沟,如今却成了限制血旗骑军驰骋的然障碍。无奈的血旗骑军,只能通过弓弩连弩投枪,拼命发泄着内心的怒火,算给步卒同袍们提供火力支援了。

    与之同时,在躲避骑兵之余,弁韩军兵也下意识对血旗军阵施加了又一波压力,近两倍的兵力优势骤然发力,顿令血旗防线摇摇坠。所幸纪泽调拨的第一批预备队及时赶到增援,替下了早被吓得腿软脚软的民兵,血旗军阵才堪堪未破。

    继而,奉命回返的骑五军团右军很快也返回了中营,并下马改为步卒,分别投入前营的三面防线,令得前营夷兵的冲击力被彻底压制,血旗军兵在综合战力上的优势,也终于通过双方战损比的拉开而逐步体现。

    “杀啊!杀纪贼啊”然而,正当纪某人刚刚将战局勉力带入自家节奏之际,后营方向,忽又传来一阵韩语的喊杀声。

    心中一个哆嗦,纪泽迅速转头,脑中已然闪过声东击西、前后夹击乃至一剑封喉等等坑瘪成语。下一瞬,却见后营之南,蓦然出现一大票军马,看炬火规模,当有近万,而在他们最前,一支千人骑兵已然冲至了后营门口。作为辎重与民兵所驻之地,那里如今防守极度空虚,破营几可预见。

    “杀啊!杀纪贼啊”敌方第二批军兵在后营方向的出现,令得冲势被遏的前营夷兵士气再振,那金烁也凶威大盛,手舞长刀左劈右砍,帅亲兵猛突中营,口中更是咆哮连连,“伽耶勇士们,莫要与敌阵纠缠,冲过去,斩杀纪贼,杀了他就一了百了啦!”

    卧槽,杀就杀吧,营内好几万人呢,干嘛非要指名道姓杀哥呢,再咱早就不做贼了啊!纪某人心中狂撼,弁韩人这次估计是将能调动的精锐都给调来强袭了,第一目标显然是自己这个华兴府主,还好寻常民壮难以胜任偷袭夜战的活计,否则只怕伽耶城内的两万民壮也得杀来了。而他自个儿,该不会学那倒霉催的周世宗柴荣,壮志未酬先死吧?

    这时,边上的庞俊后知后觉的惊叫道:“西伽,这群夷兵定是来自西伽,我等都以为弁韩人兵马调动是为了向那里聚兵,不想他们竟然凭借地形熟悉,趁乱调来精锐参与了这次逆袭!”

    马后炮!纪某人此刻哪管第二支夷兵从哪儿来的,已被火马整怕聊他,手指后营门方向,立即令道:“三弟,给我率中曲的亲卫骑卒,去冲杀一番,赶在敌方步卒跟上之前,将那一千夷骑杀散,捞回后营军民,也为骑兵回援争取时间。后营辎重丢就丢了,万莫叫敌骑冲入其他营盘生乱!”

    “传令下去,前营中路防线给某顶住,左右两翼回缩阵型,逐步退守左右两营。传令刘灵,率重骑与所部中军骑卒继续扰击前营敌军,其一军团左军速回左中右三营参与防守!”环视战场,纪某人惊而不乱,命令连连,“还有,给某擂鼓助威,可劲的擂”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