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驱蛊

    周岚轰地一声炸开,炸出了漫天的蛊邪!

    若非我手疾眼快,用火符和太清气抵挡,我们这帮人早就尸骨无存了。冰#火@中文www.xBinG.cc

    “呕……呕!”看着满地的尸块和污血,伍迪等人再也忍不住了,狼狈地呕吐了起来。

    我也捂了捂鼻子,无论是周岚的尸块臭味还是蛊邪被烧死的臭味都令人作呕。

    “将苏小笠抬走,不要待在这里。”我命令道,蛊邪虽然死了,但残留的蛊毒气会让人极度不适,甚至中毒。

    众人勉强抬起苏小笠,赶紧跑了出去,将浴室门关好了。

    隔绝了臭味,大家才缓了气,但全都吓傻了,刚才那一幕太骇人了,谁能想到周岚突然炸了,炸出了那么多蛊邪!

    “李大师……李大师你一定要救我们,怎么办啊……”伍迪等人彻底乱了阵脚,个个如丧家之犬一样哀求我。

    我看看自己指尖,周岚的气早就没了,我找不到幕后主使了。

    “那个蛊师很强,察觉到周岚暴露了,直接引爆了蛊邪,周岚中了蛊毒的。”我沉吟道,现在情况有点复杂了。

    众人一听更加慌了,纷纷往我这边缩:“有蛊师要害我们?在哪里?”

    “放心,蛊师真正要害的是闽西王,苏小笠不过是顺手罢了,蛊师肯定不在附近。”这一点不需要担心,就算蛊师知道我们发现了不对,他也无暇来天象城对付我们。

    伍迪等人这才安心下来,然后继续哀求:“李大师,你先救好苏小笠吧,不然我们没法交差。”

    “那报酬呢?不能白干活啊”王东果断插话,眼睛亮了起来。

    伍迪二话不说掏出手机:“大家一人给李大师转一百万,我转三百万!”

    他们二十几人,一人百万就是两千多万了,这个报酬很高了。

    王东乐死了,连连催促:“行行,赶紧的吧,不然闽西王将怪罪于在座的各位哦。”

    一阵忙活,众人都转了钱。

    我则想好了破蛊之法,先给众人一个安慰剂:“尸蛊算是比较低级的蛊,毒性不强,只是喜欢吃肉,所以还是容易对付的。”

    众人一喜,请我尽快驱蛊。

    我不墨迹了,让王东取来黄纸朱砂笔墨,又道:“天亮后,你们去买雄黄、山甲和皂角,还有高浓度的烧酒。”

    众人都一怔,问我买这些干嘛。

    “买就是了,驱蛊得内外一起来,需要多些道具。”我不多解释,说了他们也不懂。

    众人连连点头,我也不废话了,带着黄纸朱砂笔墨去二楼看苏小笠。

    她被抬了回来,几个女生还在帮她擦身体,这会儿也擦拭好了,穿上了睡衣。

    苏小笠一身盐味,皮肤泡得发白,不过她怎么看都帅中带怜,真是个人间绝色。

    我们一窝蜂进来,她终于惊醒了,睁眼迷茫看我们,然后又要去挠屁股,开始痒了。

    “别挠了,越挠蛊虫越兴奋。”我阻止,而伍迪则一五一十将刚才的事说了,周岚就是下蛊之人。

    苏小笠疲惫的眸子瞪大了,不敢置信道:“小岚?怎么会,她对我那么好……”

    “知人知面不知心,她早就妒忌你了,这次幸亏有李大师啊!”众人七嘴八舌,一边骂周岚一边感谢我。

    苏小笠看我一眼,凄苦道:“李大师……我脑子乱了……希望你救我,我爸会给你报酬的,一个亿都没问题。”

    “一个亿!”王东惊叫了一声,乐上天了。

    我摇头:“不必了,你的朋友们已经给了报酬,交易已经定下,我自然会救你。”

    王东脸一丧,也挥手道:“对,李哥是讲规矩的,苏小笠你安心吧。”

    苏小笠露出诧异的眼光看我,估计没想到我不要一个亿。

    我不耽搁了,把黄纸等物摆放在桌台上,开始画符。

    我画双符,一符是蕴五脏符,一符是五行火符,各五张,一共十张。

    蕴五脏符的作用就是蕴养五脏,催生阳气。在我们风水学中,万事万物都可以分阴阳,苏小笠中了蛊,身体虚弱,可以视作阳气不足。

    而蛊为邪,主阴,是排斥阳气的。只要五脏催生阳气,它便会不适。

    至于五行火符,我画得比较小,功效也更弱,毕竟是要作用于五脏的,我要“点燃”五脏,催生火气。

    任何虫子都是怕火的,五脏生火,体内的蛊虫就会往外爬,不出来也得出来。

    我画好后,先将蕴五脏符泡入水中,以太清气滋养,等符箓融化了递给苏小笠喝。

    她忍住反胃喝了,精神立刻好了起来,感觉腹腔暖洋洋的。

    我见有效,将五行火符也泡了水递给她:“这一杯下去,内脏可能会有灼烧感,但不要怕,这不是着火了,只是五脏生火。”

    苏小笠似懂非

    懂,在我们的注视下将五行火符水喝了。

    瞬间,她浑身冒汗,脸蛋通红,双手捂住脏器部位说痛,着火了一样。

    “忍住,会痛很久,我们要跟尸蛊来个持久战。”我叮嘱道。

    尸蛊贪吃,苏小笠的肉这么鲜美,尸蛊不会轻易放弃的。

    苏小笠艰难点头,尽量不叫出声,强忍着痛。

    我们就等着,我随时查看苏小笠的状况,她一直都还好。

    终于,天亮了。

    苏小笠的汗水已经把床单都打湿了,难受之极。

    伍迪问道:“李大师,我们现在去买雄黄、山甲、皂角和烧酒,没记错吧?”

    我说没记错,伍迪立刻带人出发。

    王东拦住:“才六点不到,你们去哪里买?你们凑点钱,我去找熟人帮忙。”

    雄黄山甲一类是中药,大早上的的确不好买,伍迪一群人又不是本城人,哪里买得到?

    他们也乐得王东去买,赶紧筹钱,一人给王东转了好几万,乐死王东了。

    收了钱,王东心满意足出发,我估计他要去找曹文龙帮忙了,曹文龙是第一医院的副院长,要弄点中药还是不难的。

    我又看看时间,苏小笠已经五脏生火四个小时了。

    “你们出去,我要检查苏小笠的伤。”我起身,示意众人出去,一堆男女都出去了。

    苏小笠一头冷汗地看着我,迟疑之余多了一丝难堪和害臊。

    我让她趴着,她艰难翻身,乖乖趴着了,还自己脱了。

    我当即看到她的伤口,那些蛊邪在肉里面不动了,仿佛死了一样。

    我一喜,知道符箓有效。蛊邪不是死了,而且龟缩了。

    那只尸蛊肯定察觉到了不对,静悄悄地躲着,想把符水的效果熬过去。它不动,蛊邪自然也不会动。

    “不错,等王东买好东西回来就可以把尸蛊驱走了。”我说道,帮苏小笠提回了裤子。

    苏小笠脸色发红地道了声谢。

    我们继续等待,大概四十分钟吧,王东回来了。

    “李哥,中药来了,曹文龙帮我弄的,还打了一桶烧酒!”王东进来邀功,一众人也跟着挤了进来。

    我接过中药看了看,雄黄、山甲、皂角都很不错,品质很好。

    至于烧酒,一闻就知道浓度很高,快赶上工业烧酒了,一般人是不敢喝的。

    “找块布将三昧中药包起来,然后敲成粉末。烧酒则加热,加热至冒气即可。”我一一吩咐。

    众人立刻去办了。

    很快,三昧中药敲碎了,还裹在布里,跟个拳头大小的沙包似的。烧酒也冒着热气,但没有沸腾。

    我接过二物,将沙包泡入了热烧酒中,汇入太清气滋养。

    不过几秒,一股浓郁的怪味就飘了出来,似中药又似腥臭,还夹杂着极重的酒味。

    这可不好闻,众人都不好受。

    而苏小笠忽地痛叫,双手紧紧摁住自己的胸口,痛得浑身哆嗦。

    众人都吃了一惊,两个女生上前查看苏小笠的胸口,然后吓得往后倒退,脸都白了。

    “不好了,小笠的胸口也长虫了,到处乱钻……”两女生又要吐了。

    王东惊道:“李哥,尸蛊换个地方吃肉了,真他妈会挑!最多肉的两个地方都被啃了!”

    “尸蛊闻到了中药烧酒的味道,不顾一切乱啃了,吃得越多就越强大,这蛊虫还要负隅顽抗!”我也有些心惊。

    在五脏生火的情况下,尸蛊竟然还能跑到苏小笠的胸口处,耐力太强了。

    “你们出去,只留下女生帮我。”我忙道,知道苏小笠痛得受不了了,不能磨蹭。

    男生们全都出去了,几个女生惊慌不安地听我命令。

    “全脱了,用沙包给苏小笠擦身,任何地方都不要放过。”我吩咐道,女生们对视一眼,赶紧动手。

    苏小笠很快就光了,但她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只想缓解疼痛。

    “快帮我擦,好痛啊啊!”苏小笠哭喊,绝佳的身体曲线扭动着。

    我忙转身出去,让女生们擦拭即可。

    结果擦了近半小时,苏小笠反而越来越痛,叫声凄厉。

    伍迪等人都心惊肉跳,开始怀疑我的办法是否有效。

    我也诧异,怎么回事?

    “李大师,小笠嘴巴流血了!”一个女生跑出来叫道。

    我眉头一皱,嘴巴流血,那是伤到心了,尸蛊已经钻到苏小笠心脏位置了!

    “不好,它要杀死苏小笠,让符箓失效,这只尸蛊绝对是尸蛊中的王!”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