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0开业,大将军回来了

    宴会结束后,月家在江南的铺子,就遭到了江南大大小小商人的疯狂报复。冰%火*中文www.Bhzw.cC

    先是给月家供货的商户,单方面毁掉契约,并且不肯给付毁约的赔偿金。

    紧接着,就是订了货的买方,也拒绝收月家的货,以种种理由,挑剔月宁安提供的货有问题,不仅拒收月家的货,还要月家给出赔偿……

    月家在江南也做丝绸生意,有固定的丝农给月家商行提供生丝。结果一夜之间,一整个村子的生丝,都被烧了。

    除此之外,还有月家商行赈灾的粥铺,有个灾民喝了月家提供的粥水,中毒而亡。

    一连几桩事同时发生,就算月家商行的管事,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江南各大商人要报复他们,也被打的措手不及,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管事没法,只能去找月宁安拿主意。

    月宁安一点也不意外,有条不紊地交待下去:“该报官报官,该赔钱赔钱!丝农的损失,我们月家商行承担,让他们继续养蚕,明年我们继续收。灾民喝粥死了人,那就顺势停了施粥的铺子,改为以工代赈……顺便,在灾民中间发一条悬赏。千两银子悬赏喝粥那人死亡直相,查清整件事情赏千两白银,提供有用的线索,则赏百两白银。”

    人为财死,鸟为死亡。那群灾民从来就不是一块铁板,那些江南大商,能买动灾民陷害她,她自然也能买动灾民,让他们站出来指认真凶。

    “今年生丝的量不够,咱们铺子明年的绸缎就不够卖了,也没法供应海上的货物。”生意场上,每一个步都是一环扣一环,中途有一环出了问题,就影响巨大。

    “关城交易区快要开了,我去走一趟。放心,不会有问题的。”江南没有生丝,别的地方肯定有。

    她本来不想这么快去关城,现在看样子,这一趟她不走也不行了。

    事情虽然一件件解决,但管事们仍旧无法安心:“大小姐,那些人的报复,不会停下来。咱们就算解决了这些问题,他们也会给咱们制造更多麻烦,这事不从源头解决,就没法了。”

    “是呀,大小姐,咱们不能一直这么被动。”管事们忧心忡忡,要不是他们深知月宁安的脾气,他们铁定会开口求月宁安登门,给那些人道歉。

    虽然被逼按头道歉很丢面子,可不能为了面子,跟银子过意不去呀。

    “安心,再等两天,他们就不敢动了。”等崔轶一出手,那些个商人有一个算一个,都给她洗干净脖子等着……

    管事们见月宁安这般笃定,也不再多说。

    左右就两天的时间,他们等得起。

    却不想!

    不用等两天,当天下午,官府就把那几个,趁机发灾难财的粮商、布商给捉了起来!

    当然,罪名不是发灾难财,而是私藏漕帮余孽。

    漕帮那些人,因派死士追杀赵王,被朝廷定为谋害皇族罪,灭三族!

    漕帮在江南经营数十年,漕帮的人跟江南的官员、商户牵扯极深,不少商户都跟漕帮的人有姻亲关系。在那些商人府上,找到几个与漕帮有关的人,不要太容易了。

    找不到也没有关系,月宁安很乐意帮忙,给他们放几个人进去。不过,没等月宁安动手,崔轶就先抓到了他们的把柄。

    这帮人一被抓,江南上下的商户都知,这是崔轶在为月宁安撑腰。

    江南的商户自是不满,几个大商人正商量着,好好运作一番,把崔轶调离江南。不然,有崔轶在江南,他们就不可能彻底搬倒月宁安。

    可是,不等他们商量出要怎么把崔轶弄走,朝廷就派了禁军,把江南大大小小的盐商,全部关了起来。罪名是操控盐价,贩卖私盐……

    带兵的将领正是杜威。

    杜威在半路上,临时收到皇命,将赵启安交给了皇上派来的人,带着他的手下又回到江南,协助崔轶审查江南盐商。

    杜威是禁军,是天子近臣,他的到来,就代表了天子的态度!

    一见天子要拿盐商,江南的商户就知大势已去,接下来他们得夹着尾巴做人……

    这下,江南的商人别说跟月宁安别苗头,打压月家的生意,就连见到月宁安,都恨不得绕道走。

    可绕道走也不行呀!

    禁军把盐商一抓,又传来皇上的命令,将漕运暂时交给月家商行经营!

    皇上的命令虽说是暂时,但谁都知道,只要月家在经营期间,没有出大乱子,这个暂时早晚会去掉。

    “漕运怎么就落到了月家手上?之前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不是各方还在争取吗?”

    “陆大将军又不在京城,崔相只听皇上的话,这位小崔大人也不在京城,那是谁在皇上面前,为月宁安说了话?”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想一想今后怎么办吧!”

    “有什么好想的,月家还敢不运我们的货不成?”

    ……

    皇命一下,江南的商人聚在一起商量应对之策。月家商行的管事,也一脸喜气地跑去别院找月宁安。

    恭喜完了一波,管事们就恢复冷静,提起江南那些商家的货。

    漕帮出事后,漕运就停了,之后又遇到水灾,河水暴涨,无法行船。江南城内不知压了多少货,都等着运出去……

    管事们正问月宁安,先前打压过他们的那些商人,他们手中的货物,他们月家运吗?

    “运什么运?他们的脸是有多大。”月宁安想也不想,就道。

    “这……会不会不好?他们手有是运送契约的,咱们不运,会不会有损咱们月家的声誉?”管事们自是不想运,但他们考虑得更多。

    “有什么不好的!漕帮与他们定的契约与我何干?他们要找,就让他们找漕帮去,他们要找咱们闹事,就告诉他们……闹一次,禁运一年!闹大了,我月家掌控漕运的一天,就一天不给他们运货。”

    漕运是独一份的买卖,这天下的生意,从来都是卖方看买方的脸色,但当她手中握着独一份的买卖,就轮到买方看她的脸色了。

    “我们听大小姐的!”管事们顿时就得意了:“大小姐说的没错,咱们手握漕运呢,他们得看咱们的脸色行事。咱们高兴就给他运,不高兴就搭理他们!”

    月宁安生怕他们飘了,警告道:“你们记住了,我们月家现在只是暂时接管漕运,皇上随时都可以收回,你们切莫因小失大!我知道,这段时间商行损失惨重,你们都得很着急,但赚钱的事急不来,现下最重要,是将粮食与盐往北运,稳定北边的粮价与盐价,让皇上看到我们月家商行一心为公,旁的都要滞后,明白吗?”

    “大小姐放心,我们绝不会因小失大,让圣上失望”管事们神情一怔,神色严肃地保证。

    “行了,都去忙吧。”月宁安满意地点头,把人打发走。

    管事们前脚离去,后脚下人就喜气洋洋的来报:“大小姐,好消息!大将军了……大将军他回来了!船都抵……抵港了!”

    下人为了抢先来月宁安面前报喜讨赏,一路从前院跑过来,说话都在喘气。

    然而,月宁安听到这个消息,不仅没有高兴的给赏钱,脸色都阴沉了下来。

    陆藏锋回来了!

    在她还没有理清,要怎么面对她的时候,陆藏锋回来了……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