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老坑歙砚

    武宏畅拍着胸口道:“放心,我这人虽然不怎么靠谱,却也知道轻重,那瘦个子是朱俊达的外甥,不足为惧。www.biqushu.net 笔趣阁那小白脸我到是不认识,听口音肯定不是京城的,咱也没怎么得罪他,真要算账,我去给他赔礼道歉,又不是什么多大的事儿!”

    刘满行听了这话,心里也就没了压力。

    却说方昊他们出了古玩店,李明超便一脸歉意:“真是对不住,让你遇到这种事。”

    方昊随意地摆了摆手:“嗨,这有什么,不过那人是谁啊?”

    李明超说:“那家伙叫武宏畅,我外公家和他家以前算是世交吧,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两家起了龌龊,就分道扬镳了。后来,我大舅谈恋爱又跟武宏畅的父亲竞争赢了,就是这样的情况。”

    方昊又问:“武宏畅好像特别恨你?”

    李明超冷笑一声:“这家伙就是一花花公子,祸害了好几个女孩子,当初还想追求我爸一朋友的女儿,我适时的揭露了那家伙的为人,便被他记恨上了。”

    之后,方昊又了解到,武宏畅的父亲武誉是京城一家经营古玩艺术品的机构,星罗国际艺术品公司的老总,在这个圈子里颇有名气。

    方昊暗暗记在心里,自己既然踏入了这个圈子,肯定会跟武誉这类人接触和合作,必须提前了解对方的风评,免得将来吃亏。

    “对了,你怎么买那方砚台啊?”李明超朝方昊手上瞧了瞧。

    方昊哈哈一笑:“我说买来磨墨写字,你信不信?”

    李明超说:“得了吧,你实话实说,是不是认为它是个漏?”

    方昊神神秘秘地说道:“咱去把它洗出来,不就知道是不是漏了!”

    李明超看方昊这个样子,肯定认为是捡漏了,但看了看那方砚台,又觉得不太可能,他看了下四周,说道:“咱们往西走,我舅舅的一位朋友在那边开店。”

    反正一会要去洗出来,李明超就没有上手研究,当然方昊已经用了系统,不怕别人看出什么来。

    这几天,方昊对系统的转化古董的功能又做了一些研究,发现系统还是非常智能的,可以选择保存原物表面的一些不影响价值的特征,比如说这方砚台表面附着的灰尘和污渍就可以留下来,但如果清理污渍导致古玩受损,那就是方昊的事情了。

    很快,李明超带着方昊到了朱俊达朋友的店里。

    店主金万庆是个体型微胖的老人,看起来六十多岁,头发花白,面容和蔼,李明超介绍了之后,说明了来意。

    东西买都已经买了,那就先洗出来再说。

    砚台很好清洗,方昊很快就清洗干净了。

    洗到一半的时候,金万庆便笑着说,刘满行这回走眼了,等砚台洗出来放到面前,更是让他赞叹。

    只见砚台石色青碧,光洁坚致,砚面作门字形,三边起框,浅雕竹节、云气纹。砚堂开阔,数道眉子纹均匀分布,砚额墨池处高浮雕一卧鹿,回首张望,憨态可掬。砚背深挖覆手,朴素端重。飘逸的眉子,回首的卧鹿,与此中平添一抹生趣。

    “这是歙砚啊!”李明超瞪大了眼睛,觉得很不可思议,刚才那方满是污渍的砚台,居然是一方上等的歙砚。

    歙砚,全称歙州砚,四大名砚之一,与洮砚、端砚、澄泥砚齐名。产于黄山山脉与天目山、白际山之间的歙州,因此而得名。

    金万庆拿起打量了一番:“不但是歙砚,而且看纹理应该是老坑砚。”

    老坑是指龙尾山系古坑道所出的石品李明超对歙砚的研究不深,闻言问道:“金老,这歙砚的老坑新坑,是怎么判断?”

    方昊也竖起了耳朵,装作求知的模样。

    金万庆解释道:“正宗的歙砚料出自龙尾石既所谓的歙砚老坑,与新坑的矿脉不是同一个地理位置,新坑砚石从严格的学术意义上来说,只是类似砚石的一种‘石头’,不具备很好的发墨性能。

    是否老坑,看砚石中是否有如珍珠贝壳光般的铓点,其分布的越细腻越均匀就越好,老坑的砚石有纯净柔和的光彩,手感细腻,如触柔软细腻的肌肤,新坑的砚石一般没有光彩,或纹理较燥、乱,光泽贼亮,在手感上不是粗就是如玻璃样的滑,这就需要对每个坑系不同石品的纹理结构、色泽的了解。”

    方昊挠了挠脑袋,笑着说道:“我爷爷有一方砚台也是歙砚,之前我看到一处细节觉得很像,至于老坑还是新坑,我就不懂了。”

    两人相信方昊的话,有些事情只要有个相对合理的解释,又是亲眼所见,基本不会有什么怀疑。

    李明超笑着拍了拍方昊的肩膀:“你运气可真好,现在这样的老坑歙砚可不多见了,这一回可是捡了大漏了!”

    金万庆点头称是:“事实上歙砚老坑的砚料已经很少了,石质优良的更少,我看工艺,应该是清早期的,雕工也非常精湛,两相结合还会更贵了一些。”

    方昊接过话道:“金老,您能不能帮忙估个价?”

    金万庆想了想,说道:“我估计,应该在10到15万左右吧。”

    方昊暗自点了点头,他转化的额度是12万,但还是那句话,人的定价不可能像系统那样精确,如果包括个人情感在内,可以说是千人千价。

    “这年月捡这么大的漏可不容易啊!”李明超哈哈大笑,此刻他心情非常好,一是为方昊捡漏感到高兴,二是觉得出了刚才那口恶气,心情畅快不少。

    这其实也是方昊的本意,既能赚了钱,又能恶心武宏畅他们,一箭双雕。

    方昊笑着说道:“我这是运气好,说起来,也是瞌睡来了枕头,最近我想搬出去住,正好捡这个漏,解决了我的房租。”

    金万庆一听这话,连忙问道:“这方砚台你现在要出手吗?”

    方昊点了点头:“我还住宿舍,这么贵的东西不方便放置,万一磕着碰着是件麻烦事。”

    金万庆说:“你要是同意,我给你介绍一位买家,怎么样?”

    “那就太感谢了。”方昊现在最缺的就是销售途径,总不能每回都去麻烦朱俊达,人情不是不用还的。

    等待期间,金万庆给两人泡了茶,随后聊了起来。

    方昊和金万庆刚认识,人家又是前辈,他不知道聊什么好,好在有李明超这个自来熟和话痨在,方昊只要坐着喝喝茶,适当的时候附和几句就行了。

    没一会,金万庆介绍的买家过来了,买家姓曹名伟,三十多岁的青年,西装革履,长得比较精神,不过此时的他气喘吁吁,额头还冒着细汗。

    金万庆见了说道:“曹总,你这是从哪里赶过来的?”

    曹伟喘着粗气:“我刚准备去亚运村那边参加活动,接到您老的电话,就紧赶慢赶赶来了。”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