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二节 你讹诈我

    就算这里是停车棚,可无论是谁的自行车还是电动车,只要放进来就肯定要上锁。

    不上锁……这显然不合理啊!

    虎平涛迈开大步走过去,视线接触到自行车的一刹那,他愣住了。

    车子已经不成形状,破损严重————笼头歪了,前轮的轮毂彻底变形,明显是被撞过,辐条散乱,链条也从齿轮上脱落,直接掉在地上。

    虎平涛又惊又怒,猛然转过身,冲着林虎厉声喝道:“这车怎么回事儿?你到底怎么搞的?”

    林虎满不在乎地回答:“我昨天回来的时候,路上被一辆电动车给撞了。这什么破车啊!质量也太糟了,随便撞下就变成这样,放在这儿也碍眼,你赶紧推走吧!”

    听他这么一说,虎平涛和虎碧媛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怒火。

    虎平涛没理林虎,拿出手机,转身回到自行车前,从不同角度拍了几张照片。

    林虎显得很不耐烦:“拍什么拍啊!你不是要自行车吗?我可交给伱了,以后别赖着我。”

    虎平涛收起手机,冷冷地说:“别赖着你?小子,你麻烦大了。”

    林虎畏惧又警惕地看着他:“你……你想干什么?”

    虎平涛懒得跟他废话:“走,上楼找你爸妈去。这事儿现在闹大了,得他们出面才能解决。”

    回到楼上,林虎的父亲端着一个很大的碗,边吃边出来开门。看见虎平涛和虎碧媛站在外面,不由得一愣:“怎么你们还没走?”

    虎平涛认真地说:“我来跟你谈谈究竟该怎么解决这事儿。”

    因为儿子在外面,林虎父亲不得不打开防盗门。他左手端着碗,嘴里饭菜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很不高兴地说:“刚才不是说了把车子交给你们就没事儿了嘛!你到底想怎么样?”

    虎平涛拿出手机,点开刚才拍的照片,将手机屏幕递到林虎父亲面前,淡淡地说:“你儿子说了,他昨天回来的路上跟别人撞车了。现在车子坏成这样,基本上是修不起来,你说该怎么办?”

    “胡说八道!”中年男子压根儿不认账:“那车子放在车棚里,天知道是被谁弄成这样。我管不着,这事儿跟我儿子没关系。”

    虎碧媛也拿出手机,冷冷地说:“刚才在下面我都录下来了。是你儿子亲口承认撞车,要不要我放给你听听?”

    眼看着实在无法抵赖,中年男子觉得脸上无光,反手给了林虎脑袋上一巴掌,怒声骂道:“你是傻啊还是缺心眼儿?这种事情都能乱说?”

    林虎捂着头上的痛处,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

    胖女人如旋风般从房间里冲出来,伸手指着虎平涛,满面怒容:“你们什么意思?吵架吵到我家里来了。什么破自行车啊!都说了我们不知道是谁弄坏的。你们赶紧滚,否则老娘我对你不客气!”

    她音量很大,这里又是旧式的老楼,一把楼梯横过整个楼道,左右两边,以及对面的房门纷纷打开,走出好几个看热闹的邻居。

    见状,虎平涛也觉得用不着给这家人留什么脸面。他没理胖女人,直截了当地对中年男子道:“你搞清楚,你儿子在学校抢我外甥的自行车,还打伤了人。这事儿我可以不追究,但刚买没多久的新车就被你儿子弄成这样,你必须给我给说法。否则,我让你们一家三口吃不了兜着走!”

    他说话语气异常凶狠,高大魁梧的身材本身就充满了威慑力。再加上林虎父母知道这事儿理亏,所以顿时在气势上被压制住。足足过了五秒钟,中年男子才张口问:“……你想怎么样?”

    虎平涛还没来得及开口,对面的胖女人立刻尖声叫道:“你这明摆着想讹钱啊!那自行车不是都还给你了吗?你站在这儿还想干嘛?”

    “想要钱是吧?我认识一个修车的,只要车子修好就没事了。”

    虎平涛冷冷地说:“我那是刚买没多久的新车,你以为随便找个人就能修得起来?”

    胖女人一听,脸都气歪了:“我就说你想讹钱。行啊,你开个价,多少?”

    虎平涛也不含糊,伸手张开手指:“五万。”

    话已出口,在场所有人都觉得可能是听错了。

    中年男子端在手里的饭碗差点儿掉在地上:“多少?”

    林虎睁大双眼,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胖女人仿佛被猫追狗撵的鸭子般发出刺耳尖叫:“五万?你怎么不去抢!”

    中年男子这才回过神,冲着虎平涛尖声叫道:“就一辆破自行车,五万?你……你这明摆着是敲诈啊!”

    虎碧媛拿出手机,点开屏幕,找到当时的付款证明:“你好好看看,车子是意大利产的,这是在当地购买的各种票据证明,以及海关和托运的相关文件。”

    “我不看!”胖女人一双小眼睛瞪着虎碧媛,神情显得紧张又愤怒:“现在造假的东西太多了,你随便弄几张小纸片就能当发票使,你以为我不知道?麻痹的老娘什么没见过,我告诉你别得寸进尺啊!不就一辆破自行车而已,大不了我给你二十块钱,楼下街口就有个修车的,足够了。”

    虎碧媛不是没跟这种人打过交道,可对方说出“二十块”的时候,她还是觉得自己可能是耳朵出了问题。毕竟在五万与二十之间的区别太大。虎碧媛也想明白了,对方要么是打算赖账,要么就是真傻。

    这时候,对面的中年男子发话了:“你先等等,把你手机给我,我看看你拍的那些单子。”

    虎碧媛神情冷漠,将手机递了过去。

    胖女人仍在旁边叫嚣:“有什么好看的,都是些假照片,假东西。”

    中年男人火了,抬起头,冲着胖女人吼了一声:“闭上你的鸟嘴!什么都不懂还瞎嚷嚷,再乱说小心老子抽你!”

    估计胖女人平时就被丈夫经常收拾,话一出口,她顿时被吓得浑身颤抖了一下,连忙闭口不言。

    中年男子仿佛研究古玩文物一般,拿着虎碧媛的手机仔细看了好几分钟。他盯着那些票据照片反复地看,一张张滑过对比。无论是否能看懂那些字母,单就那种仔细研究的态度而言,的确很认真。

    良久,他抬起头,望向虎碧媛的时候,脸上颇不耐烦的表情消失了,眼睛里也多了一些难以形容的成分。

    “你到底是做什么的?”他把手机递还过去,神情明显带着一丝惶恐,强作镇定地问。

    虎碧媛冷冷地说:“我是干什么的跟这事儿有关系吗?你儿子抢了我儿子的车,还弄得面目全非,这才是问题重点。”

    虎平涛在旁边帮腔,其实也是实话实说:“之前我就说了,看在你儿子跟我外甥都在一个学校念书的份上,抢车的事儿就不提了。就当是小孩子不懂事,但具体情况你们做父母的其实最清楚。只要把车子还回来,咱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现在车子被撞成这样,你们无论如何也得赔啊!”

    中年男人面色阴沉,神情也有些犹豫。过了几秒钟,他仿佛下定决心,对虎碧媛道:“我看你们就是有钱烧的。一个学生就能骑这样的车,五万多……我,我看你就是存心想要讹钱!”

    最后几个字,他咬得特别重。

    虎碧媛觉得快被活活气炸了。

    她正准备张口骂人,却被虎平涛伸手用力拽了一下胳膊,随即虎平涛走上前,注视着中年男子:“看样子,你是打算赖账不承认了?”

    中年男子眼角抽搐了一下,神情却没有变化:“什么叫赖账?你搞清楚,别乱说话啊!我儿子没偷没抢,只是看你们家孩子骑的自行车觉得感兴趣,就借过来试试……这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的是常事儿。你倒好,不知道从哪儿搞了几张破纸片,张口就说是购物单据,还一辆自行车五万块钱……你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抢劫啊?”

    “你问问大伙儿,谁家会给孩子买五万块那么贵的自行车?谁家的孩子出门会带着那么贵的物件儿?你这编谎话胡说八道也得有点儿合理性吧?”

    胖女人在旁边也叉着腰,怒怼虎平涛:“没错,你们就是想要讹钱!”

    虎平涛眯起眼睛,淡淡地问:“看来我们是没法谈了?你是打定主意不肯赔了?”

    中年男子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赔什么赔?那车本来就质量不好,随便撞一下就成破烂了。反正就在楼下车棚里摆着,你要就自己去推,我顶多给你五十块钱修车。”

    虎平涛站在原地没有动:“我劝你还是好好替孩子考虑,不要冲动。事情你儿子惹出来的,你作为监护人,有义务,在法律上也规定了你必须为此做出偿付。”

    中年男子用力挥了下手,蛮横地说:“你别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有钱了不起啊!你当我好欺负是不是?五万块……买辆便宜的小汽车都够了。要我说,你们就是俩骗子,专门挑着我儿子下套的。”

    虎碧媛又气又怒,张口叫道:“你混蛋!有本事你再说一遍试试,看我整不死你!”

    “姐!”虎平涛连忙劝阻:“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反正都这样了,没必要再跟他浪费时间。”

    虎碧媛明白虎平涛的想法,点点头,恨恨地说:“咱们走。我倒要看看,他们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说完,姐弟俩转过身,朝着楼梯方向走去。

    身后,传来胖女人嚣张欢快的嘲笑。

    “我还以为有多了不起呢!就你这样的我见多了。赶紧滚吧!”

    “你以为随随便便就能从我这儿讹钱?我看你们俩脑子有毛病吧!哈哈哈哈!”

    “肯定是穷疯了才想出这种法子讹人。五万块,你以为随便说说我就会相信?”

    下了楼,嘲笑的声音渐行渐远,最后彻底消失。

    来到楼下,虎平涛拿出手机,拨打一一零,把外甥虎睿涛自行车被抢的事儿简单说了一下,指挥中心那边开始按照所在区域派单。

    挂断电话,虎平涛对虎碧媛道:“姐,这事儿好办。既然这家人存心抵赖,我们也就用不着给他们留面子,直接走程序,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虎碧媛心中一直很窝火:“我之前就觉得应该直接报警,没必要跟他们讲道理。说句不好听的,这家人都是渣渣,从大到小都一样,每一个好东西。”

    虎平涛劝道:“姐你别生气,等会儿派出所的人来了,交给他们处理就行。”

    这一带是长青路派出所的辖区。过了几分钟,一辆警车从远处街口开过来,很快驶到近处,下来两名警察。

    开车的是一名在编干警,从肩章上就能看得出来。副驾驶位置上下来的是一名协警,挂着臂章。

    虎平涛把情况说了一遍,带队的干警顿时神情变得严肃。

    “在学校里就敢这样做?抢劫价值五万块的自行车?”他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虎平涛拿出手机,将证据一样样的摆出来,然后又拿出自己的警官证。

    他原本没想过要出示证件,表明身份。可林虎父母的态度实在很恶劣,惹怒了虎平涛。

    因为案子性质恶劣,出警的民警呼叫所里给予支援。

    很快来了第二辆车,辖区派出所指导员亲自带队。

    加上虎平涛和虎碧媛,总共七个人。上了楼,敲开林虎的家门。

    大概是因为心中有鬼,无论虎平涛怎么敲,对方就是不肯开门。

    派出所指导员上前,用力敲门:“开下门,我是派出所的。”

    他声音洪亮,周围邻居一听,纷纷把门打开,出来观望。

    “嘿!还真是派出所的警察。”

    “看来这次老林那个儿子惹上大麻烦了。”

    “老林那个人平时就欺怂怕恶的,遇到事情就耍赖,我看这次是踢到铁板上了。”

    “我之前听那一男一女跟老林要赔偿,五万块,好像是老林儿子弄坏了人家的自行车?”

    (本章完)

    wap.

    /57/57674/20975178.html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