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用符钓鱼

    走过去,扛回家。

    阳九的回答很简单,简单到墨舞以为阳九只是在敷衍。

    “她应该还有救吧?”墨舞看着奄奄一息的禄东河雅。

    阳九坐在床头,在给禄东河雅把脉。

    脉象非常微弱,而且断断续续,时有时无。

    可以说禄东河雅的大半个身子都已经迈进了鬼门关。

    阳九感觉她能不能活过来,只能全看天意了。

    他能做的,全都做了。

    墨舞留下来照顾禄东河雅,阳九则是趁夜返回客栈。

    《缠缠绵绵神功》一旦开始修行,最好是不要中断。

    哪怕每晚都修行一个时辰,效果也是极好的。

    回到客栈,看到的是绝情无比欣喜的脸。

    “有没有受伤?”绝情几乎将阳九全身摸了个遍。

    阳九笑着摇摇头。

    绝情只觉阳九的笑容有些奇怪,难免会往那方面想。

    事实也正是如此,阳九急着回来,就是要帮她练功的。

    练功本就极耗体力,况且最近是边赶路边夜夜练功,绝情担心阳九的身体会熬不住,特意给阳九熬了鸡汤。

    看着阳九将鸡汤都喝了,她才乖乖上床。

    ……

    吉曲皇宫。

    相貌丑陋不堪的禄东清雅,直挺挺躺在舒服的大床上。

    在地上,并排站着六个健壮的男人。

    禄东清雅闭着眼睛,看都不用看,也能知道这六个都是她喜欢的类型。

    但她却不知道的是在那六个男人的眼眸里,全都透着厌恶。

    毕竟禄东清雅实在是太丑了。

    她的相貌该怎么说呢?

    大概就像是一坨牛粪。

    人的脸若是长得像牛粪,任谁看了都会觉得恶心。

    虽说不能以貌取人,可圣贤不是也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禄东清雅突然抬手,随意一指。

    被指到的那个男人,立马全身一颤,但还是乖乖朝床边走去。

    今晚他们六个都逃不掉,只是先后顺序不同罢了。

    最可怕的是如果不能让禄东清雅满意,禄东清雅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们。

    在这之前,不知已有多少人因此而死。

    “报。”外面突然传来高昂的喊声。

    禄东清雅霍然睁眼,伸手拉过被子遮到身上,怒容都在脸上。

    “长公主,三公主消失了。”进来的侍卫始终低着头,不敢去看禄东清雅。

    禄东清雅腾地站起,被子也从身上滑落,怒问道:“你说什么?”

    “三公主突突突然不见了,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侍卫颤声道。

    禄东清雅迅疾穿上衣服,来到宫外,看着被斩断的铁链,更觉愤怒。

    铁链被断,人能莫名消失?

    她在周围安排了那么多人,就是担心会有来自中原的武林高手搭救。

    那么多人的眼睛全都瞎了?

    禄东清雅紧握双拳,冷冽的目光扫过众人,寒声问道:“你们都瞎了吗?”

    那些人都不敢回答,但在禄东清雅的淫威下,他们又不得不开口。

    当时他们听到铁链被砍断的声音,却是没看到任何人。

    下一瞬,禄东河雅便直接消失。

    这诡异的一幕,数百双眼睛都看得清清楚楚。

    如果是人来救人,被他们发现后,插翅难逃。

    可若是别的东西来救人,他们都无法看见,那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禄东清雅虽然蛮横,也很凶残,却不是不讲道理之人。

    如果是三五人这么说,极有可能他们是为了脱罪而在串供。

    可若几百人都这么说,串供的可能性很低,最大的可能还是他们所说是事实。

    “将今晚负责盯梢的全都斩了。”禄东清雅撂下一句话,便快步走向宫中。

    在她身后传来惊天动地的哭求声。

    但禄东清雅现在有一肚子的火气,急需要发泄。

    ……

    次日。

    阳九和绝情来到那座私宅。

    墨舞正在院子里鼓捣她的机关兽。

    她也穿着吐蕃人的衣服,微风拂动她的长发,静美得如同在风雪中绽开的雪莲。

    “九爷,她还没醒。”墨舞放下手头的活。

    禄东河雅躺在床上,身上伤痕累累,气息微弱。

    近距离看着她身上的伤,绝情更能想象到她所遭受的折磨。

    “昨晚我仔细检查过了,其实她身体表面的都是皮外伤,最惨的还是……”墨舞都羞于启齿。

    迟疑许久,她才说明。

    禄东河雅以后不能算是女人了,别说生孩子,就连男女之事都做不了。

    那地方的伤势处理起来也很麻烦。

    阳九叹道:“看来我们得在这吉曲城多呆一段时间了。”

    此来救禄东河雅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得掌控吐蕃的当权者。

    吐蕃如今的大权,全都握在禄东清雅的手里。

    禄东清雅是禄东赞普的大姐,也是吐蕃的长公主,据说相貌极度丑陋,人并不聪慧,心肠却极其歹毒。

    禄东清雅将禄东河雅赶下了台,那接下来阳九就掌控禄东清雅,再看看还有谁能将禄东清雅也赶下台。

    不管是谁执掌吐蕃,只要将其变成自己人,通过他们的努力,吐蕃早晚都是大夏的。

    再将金国并入进来,国家才算有点完整。

    吞并金国和吐蕃后,周边的那些小国完全不是事。

    “现在全城都在搜捕禄东河雅,我都不敢去给她找大夫。”墨舞感觉她现在是守着一具尸体。

    绝情笑道:“没事,我留下来和你一起照顾她。”

    “这倒不用,我们都呆在这里,反而更容易暴露。”墨舞摇头。

    阳九将带来的药放在桌子上,叮嘱墨舞要按时熬药给禄东河雅喝。

    现在他们能做的就是尽人事。

    经过吐蕃皇宫附近,绝情看到皇宫周围守卫极其森严。

    禄东清雅平时都是呆在皇宫里,很少外出。

    想要擒获禄东清雅,难度很大。

    既然皇宫里面守卫森严,倒不如将禄东清雅骗出来。

    再不济,也得让禄东清雅主动召见阳九。

    只要距离足够近,得到她的鲜血,应该不难。

    “相公,看来你心里已经有主意了。”绝情笑问。

    阳九笑道:“禄东清雅虽丑,但男宠倒是不少,而且从不做避孕措施……”

    “你想去当她的男宠?”绝情皱眉。

    阳九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绝情打断,但看绝情一脸认真的模样,阳九忍不住笑着问道:“行吗?”

    “你想去就去,问我干嘛?”绝情垂下头,双手紧紧抓在一起。

    都说女人在吃醋的时候最可爱,看看绝情此刻的模样,这话一点都不假。

    阳九握住她的手,笑道:“禄东清雅一直想要个孩子,但她好像生不了孩子,那我们就利用好这点。”

    绝情只觉脸颊有些发烫,也不知她现在是怎么回事,总是会往歪了去想。

    这点很不好,必须得改过来。

    来到吉曲城比较繁华的街头,阳九买了桌椅,挂起招牌,开始做生意。

    “送子娘娘送子灵,不灵倒赔黄金一百两?”很快就有人聚拢过来。

    “不灵真的会赔给我们一百两黄金?”毫无疑问,最吸引眼球的就是倒赔百两黄金。

    还有一人比较理智,并没有被那百两黄金给吓到,而是直接问道:“如果不灵,到时候上哪找你去?”

    一看就知道阳九是个江湖术士,今天在吉曲城卖符,明天就会跑到别的地方去。

    如果承诺无法兑现,就算倒赔一万两黄金,又当如何?

    阳九道:“说得也有道理,这样吧,今天我这灵符就不收钱了,白送,白送如何?”

    “给我来一张。”

    “我也要一张。”

    “我也要……”

    但凡是免费的东西,就算拿回去是垃圾,人们也会哄抢。

    毕竟当时得到免费物事的愉悦心情,哪怕花重金也不见得能买到。

    阳九看着一个花甲老太太,无奈地问道:“老人家,您都这么大年纪了,难道也想再生?”

    “我给我儿子备着。”那老太太道。

    阳九摇摇头,将送子娘娘符递给那老太太。

    灵符送光后,阳九告诉后面的人,明天再来。

    “相公,这样做真的有用?”绝情觉得他们还不如偷偷潜入皇宫,直接去找禄东清雅。

    阳九笑道:“我们现在这样,才像是在行走江湖。”

    阳九坚持,绝情便不再多说。

    回到客栈后,阳九便埋头画符。

    次日阳九继续到街头去摆摊,今天的灵符跟昨天一样,还是免费送。

    一百张送子娘娘符,顷刻间就送光了。

    也就这两天的功夫,送子娘娘符便在吉曲城掀起了很大的风浪,街头巷尾的百姓几乎都在谈论。

    别看吉曲城并不大,但城中生不了孩子的夫妻,还是有很多。

    他们得知消息后,不管不顾,就想找到阳九买符。

    送子娘娘符在吉曲城彻底火了。

    甚至有一些人抓到了其中的商机,胡乱模彷,然后拿去叫卖,一张只卖一文钱。

    阳九和绝情再次来到那座私宅时,墨舞立马告诉他们,禄东河雅醒了,而且吃了东西,精神状态看起来不错。

    禄东河雅靠在床头,眼睛望着窗外,从鬼门关走一遭的滋味,着实不好受。

    “九爷,我真的很没用。”看到阳九进屋,禄东河雅想要起身。

    阳九拦住她,笑道:“你的身子还很弱,要好好休息。”

    “没事了就好。”绝情也是松了口气。

    墨舞暂时不敢给禄东河雅吃得太油腻,目前的饮食还是清澹点比较好。

    禄东河雅内心很是过意不去,觉得她这种失败者,就该一死了之。

    结果阳九等人大老远从长安赶过来,就是为了救她这种废物,太过不值。

    “其实我也是大意了,想不到我那大姐的心会那么狠。”禄东河雅回想起禄东清雅对她做的事,到现在都觉头皮发麻。

    不说别的,她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愣是被那么多脏兮兮的乞丐给……

    阳九一直在沉思,许久才问道:“河雅,你那两个妹妹好说话吗?”

    “她们就知道玩,从不过问朝政。”禄东河雅说出这话的同时,也在心里思考。

    毕竟在此之前,她认为大姐也是这样,故而才疏于防范。

    生在皇家的人,又有几个是单纯的呢?

    如果禄东清雅倒下,她的那两个妹妹,或许也会站出来,变得跟大姐一样凶残。

    其实禄东河雅之前也是这种人,但她被阳九用白纸给改变,只是她不自知罢了。

    “你们姐妹为什么都不成亲啊?”绝情好奇地问道。

    禄东河雅笑道:“若是嫁出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正因如此,她们姐妹才不想嫁人。

    绝情的话,倒是提醒了禄东河雅,她的两个妹妹很可能也是披着羊皮的狼。

    自从她们唯一的弟弟死后,姐妹四个谁都有希望执掌吐蕃。

    就算当时她不提出要将吐蕃并入大夏帝国,可能大姐禄东清雅也会对她下手。

    至于两个妹妹在暗地里做着什么,只要她们稍微小心点,旁人是很难发现的。

    看禄东河雅气色不错,阳九也就放心了。

    来到街上后,继续摆摊。

    前来买符的人非常多,昨晚画的符,很快就卖光了。

    一百张送子娘娘符,只卖得了十两银子,还是太便宜了。

    明天必须涨价。

    绝情算是看明白了,只要跟着阳九,不管走到哪儿,肯定饿不到肚子。

    都说技多不压身,多一技,就是多一种吃饭的手段。

    “你这符真的灵?”阳九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突然有人靠近,低声询问。

    这人穿着锦衣,气质不俗,在吉曲城可不多见。

    阳九笑道:“如果不灵,我倒赔给你一百两黄金。”

    “给我来十张。”那人道。

    阳九满脸歉意,道:“今天的已经卖完了,想要的话,明天赶早。”

    “我现在就要。”那人的语气非常坚决。

    阳九无语道:“卖光了就是卖光了,不是你想要它就能变出来。”

    “那你的符是从哪得来的?”那人又问。

    阳九如实道:“当然是我自己画的。”

    “你画的?”那人显然没想到会是这样。

    真正有用的灵符,至少得让活佛开个光吧。

    其实活佛也没那么灵验,毕竟去活佛面前求子的人那么多,又有几个成功的?

    “既然是你自己画的,那你现在就画。”那人看来是非要买到送子娘娘符。

    阳九笑道:“我有个规矩,那就是一天最多只能画一百张灵符,若是多一张,那我以后画的符就不灵了。”

    “那明天记得给我留十张。”那人也不再坚持。

    阳九道:“我卖符,向来都是先到先得。”

    “若不照做,小心小命不保。”那人撂下一句狠话,匆匆离去。

    绝情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无语道:“这人也太嚣张了吧。”

    “我们的鱼儿已经上钩了。”阳九轻笑。

    绝情微愣,倒是没看出来,刚才那人就是阳九想要钓的大鱼。

    “相公,他是禄东清雅派来的?”绝情想着问道。

    wap.

    /68/68045/20972162.html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