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风暴岛失主,总督已死

    犹如末日火山喷发岩浆,无数浓烈的火焰如海浪般扑来,让原本残破晦暗的地下室,瞬间成为高温的熔炉。

    10月1日零点,无尽之海世界,第十三游戏周期。

    希娅不知之前发生了什么。

    但在半个多小时前,李风突然通过契约告诉她,说庞洛斯·费尔和玛萨斯,大概率今晚就会发难,事情到了该做了结的时候。

    希娅当时惊了一瞬,但想到庞洛斯·费尔和玛萨斯,已经得到了风暴岛下的半个神格。

    从那二人的角度,他们有了压倒性的力量,做什么都能称得上也顺理成章。

    只是,希娅悔恨她终究算错一步,月影药剂时效已过。

    世间唯一一瓶没有代价的月影药剂,自己只用它对付了熔岩领主。

    至于庞洛斯·费尔,却恰巧在此时得到了神格,使得他逃过一劫。

    所以现在,以自己四阶七等位织法者,李风五阶狩猎人,二阶隐匿者,恐怕难敌对方两个五阶,还拥有半个神格。

    对于神格那种传说中的东西,希娅并不知具体威力。

    但能从先民时代,就被石像鬼之母、人鱼争夺,又经历几个纪元至当下,依旧让各路人为其争斗,其重要程度可想而知。

    摒弃仇恨带来的冲动,以及复仇的渴望,希娅分析实力差距,她现在只想尽快帮李风离开风暴岛。

    明白越急越要谨慎,希娅仔细思索着,她排除掉所有个人感情,只理性分析。

    庞洛斯·费尔还没有发现她黑龙的身份,所以为了爸爸妈妈,为了黑龙一族的仇恨,她还需要留下来,继续蛰伏等待时机。

    但李风不同,庞洛斯·费尔已经找上他了。

    希娅虽然说不清是什么事导致他们矛盾突然爆发,但目前的情况,是五阶的李风胜算太小。

    没有任何迟疑的,希娅联系海赞,还有怒沙岛的巨魔们。

    他们的阶位都不低,况且希娅记得,李风把掌控海市的潮汐权杖,放在海赞那里。

    所以现在海赞可以在深海开辟空间,让李风离开。

    至于以后。

    虽然并无根据,但希娅觉得只要李风想,就算他今日不敌庞洛斯·费尔,就算庞洛斯·费尔已经有了半个神格。

    但在之后的某一天里,李风一定会回到风息城,了结这一切。

    心中想着这些,希娅开始联系海赞。

    可是让希娅焦急惊疑的是,海赞不见了,而且不止海赞,巨魔们都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

    心中升起太多不好的预感,既然巨魔们指望不上,希娅立刻明白,当下她必须做些什么。

    再管不了这么多,没有回应侍女雪莉的担忧和追问,希娅立刻跑了出去。

    在挂着零落星辰的夜色下,变成黑猫的希娅躲过卫兵,向着外城区跑去,她要去找李风。

    可是当她刚离开风息堡时,心中却猛然有感应,通过契约,希娅发现李风竟然已经出现在风息堡。

    而且在细细感知下,他竟然在庞洛斯·费尔的地下室。

    希娅惊住了,她知道庞洛斯·费尔会有所动作,但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先发制人。

    ‘莱茵已经被他抓来了,怎么办?’

    秋日夜风似刀,吹过风息城最高的尖塔,尖塔上有长长的铁刺,上面穿着希娅父母的头颅。

    在常年的风吹日晒下,那两颗龙头只剩惨惨白骨。

    希娅在这里停住脚步,黑色的猫咪在夜色里站了一秒,然后便无声转回身,义无反顾的跑向风息堡地下室。

    希娅猜测着:

    ‘既然庞洛斯·费尔和莱茵的战斗已经开始,那么不管是人数,还是有无神格的实力悬殊之下,莱茵定然难敌。’

    而自己,实在无法继续只从理性考虑,她不能坐视不理。

    可希娅同时也明白,只要她现在现身,身份定然是要暴光。

    如此一来,她长久为了复仇的隐藏,为了接近目标的隐忍,只能毁于一旦。

    ‘庞洛斯·费尔已经得到神格了,如果我再失掉能接近他的身份……’

    希娅内心不能说不纠结。

    如果她离开风息堡,那么为父母,为黑龙一族复仇的计划,似乎就要变得更加遥遥无期。

    但当下事已至此,李风正在独自面对庞洛斯·费尔,希娅发现道理再多,她也根本无法做到抽身事外,袖手旁观。

    沿着黑暗无光的旋转楼梯一路向下,焦急中,希娅也反问自己,她这么做是因为契约吗?

    毕竟因为当初那个阴差阳错的永固契约,要是莱茵死了,自己也会死。

    可是很奇怪的,希娅发觉,从她刚才做决定返回到现在,她竟然压根没有想到过契约的存在。

    心中说不出什么感觉,或许是从前一个人,在风息堡的日子太难捱。

    虽说是来复仇,可日子一天天过去,自己依旧是被边缘化,不受待见的私生女。

    她原先唯一能做的,似乎真的是和庞洛斯·费尔比寿命,以巨龙的种族优势熬死他。

    但自从遇到李风之后呢,他好像无处可去,然后也来到风息城,之后便发生了许多事。

    似电光火石的速度,希娅回忆这几个月来,虽然自己依旧总是遇到很多麻烦。

    甚至因为这个人类,自己遇到好多危险,但是说不出为什么,日子不再难过了。

    甚至在每晚临睡前,自己都会期待明天的到来。

    而且还有。

    ‘虽然不知道莱茵的各种知识从哪来,但真的因为他,我才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晋升到四阶七等位。’

    这种晋升速度,放眼整个巨龙族,乃至整个超凡者世界,都是根本不可能的。

    自己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实力低微的希娅了。

    而且,提到真正的希娅,幼龙又记起,李风还帮真正的希娅和她妈妈报了仇。

    ‘这个人类做到了太多我做不到的事情,所以……’

    所以希娅忽然意识到,如果李风真离开风暴岛,她其实一点也不愿意一个人留下来。

    至于为父母,还有为黑龙一族报仇……

    希娅从另一个方面,依旧理性分析,她渐渐发觉。

    相比自己留在风息堡;里,还不如跟着李风离开有胜算。

    虽然庞洛斯·费尔已经有了神格,但希娅坚信,只要李风想,总有一天,他一定会返回风息城,了结庞洛斯·费尔。

    不想顾忌,也再无顾忌,通往黑暗的旋转楼梯尽头,希娅推开地下室的门。

    因为之前饮下月影药剂,向庞洛斯·费尔寻仇的缘故,希娅已经毁了这里。

    但当希娅再次进入地下室时,看到更加破碎的断壁残垣,心中还是震惊住了。

    灰石尘土的霉味儿,与鲜血的腥味儿同时灌进鼻腔,不必猜想,希娅也瞬间明白了战斗的惨烈。

    心脏好似被巨石压住一般难以跳动,希娅万分焦急,她现在只想快点找到李风,然后带他离开。

    无光的地下室内,希娅循着血腥味儿找去。

    很快,她就看到地上躺了一个人,那人明显已经死了,而根据他的长袍兜帽看,希娅明白,这人绝不是李风。

    心上的石头放开一点,希娅微微舒了口气,而很快的,她也明白了地上的死人是谁。

    从衣帽装扮看,这人应该就是玛萨斯。

    因为之前已经来过地下室,希娅在庞洛斯·费尔他们用于灵魂融合的血池中,见到过一面玛萨斯没有灵魂的身体。

    那时,希娅摧毁了血池所在的房间,让石柱砖墙倒塌,砸毁了血池和玛萨斯的身体,又放了把火,以防万一。

    但让希娅没想到的是,得到半个神格后,玛萨斯竟然能修复他被毁的身体。

    可很快,希娅又发现了不对。

    她记得清楚,因为玛萨斯沾染禁忌法术,他的身体是宛若干瘦的骷髅。

    可现在这具,虽然已经死透了,可玛萨斯怎么会有正常人的血肉?

    恐怕有诈,希娅不敢大意,但略一思索,她猛然明白了。

    ‘莱茵真的什么时候都有办法,他把玛萨斯治愈了。’

    至于治愈药剂,他应该是从人鱼那里得到的,人鱼族有这种东西。

    ‘果然啊,他早有准备。’

    希娅心中高兴,她再一次觉得,只要多给李风一些时间,庞洛斯·费尔不会是他的对手。

    也正在这时,稍远处有说话声传来,希娅听出来是谁,她立刻赶过去。

    再也不隐藏身份,希娅不再有顾虑的跟庞洛斯·费尔摊牌,结束了她之前煞费苦心的冒名顶替。

    显出黑龙公主的身份,和李风站在一起,虽然他们谁都没有说什么,但希娅感觉莫名的安心。

    而庞洛斯·费尔得知希娅是黑龙女王的子嗣,他确实有没想到的震惊。

    但很快战斗继续,希娅瞬间感受到了神格的威力。

    操纵自然,改变法则,即便只有半个神格,庞洛斯·费尔也拥有了碾压性的优势。

    而她和李风,只能疲于躲避。

    可即便由于闪躲不及,受到几次重创,可希娅还是发现,她不后悔来这里,也不后悔暴露隐藏的身份。

    不明白庞洛斯·费尔怎么做到的,但希娅亲眼见到他让无数的破碎砖石,紧紧组合在一起,成为一只裹挟着超凡之力的锋利箭矢。

    而此刻,那只箭矢正刺破希娅的巨龙烈焰,朝着她袭来。

    煽动已经受伤的翅膀,希娅知道她必须躲开。

    “嘭!”

    裹挟着超凡之力的砖石箭矢速度非常快,希娅用尽了全身力量,才堪堪躲过。

    但胸口一阵剧痛,疲于保命的希娅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随即发现,自己被那箭矢一同带来超凡力量伤到。

    幸好巨龙有着极为坚硬的鳞片,鳞片为她抵挡了大部分伤害,否则……

    ‘不行的,这样下去绝对不行的,一定要尽快想办法离开……’

    跌落在墙角下,完全认识到拥有神格的厉害,希娅知道她现在必须跟李风商量出一个对策。

    纵观废墟,因着庞洛斯·费尔有意识的攻击,希娅发现莱茵已经被逼到地下室的另一边去了,自己看不到他的状况。

    “你还好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希娅通过契约问李风。

    同时她开始尽量向着地下室的大门处靠近,那里是唯一出口,如果她和李风要逃,肯定只有那一条路。

    很快,伴着远处砖石的碎裂声,希娅感知到回应。

    但让希娅又震惊又不明所以的是,李风让她先躲起来,不要急,再等一会。

    ‘再等一会?’

    希娅有些慌神儿,她想详细问,但心思一转她决定相信李风。

    他说再等一会,那就再等一会。

    而与此同时,望着充斥着零星火光的地下室,希娅发觉庞洛斯·费尔竟停止攻击。

    但他并没有罢手,他此刻正向着地下室另一边走去。

    看着废墟之上,庞洛斯·费尔气定神闲,胜券在握的走远,希娅受伤的胸口又是一阵剧烈疼痛:

    ‘糟了,莱茵不会是他的对手……’

    奋力爬起身,希娅边焦急想着对策,边悄悄跟上去。

    因为受伤后头脑发昏,希娅听不清庞洛斯·费尔和李风说了什么。

    但当她悄悄飞过去的时候,却正好看到,庞洛斯·费尔使手段暗算,一根极重,极锋利的砖石利箭,已穿透李风的腹部。

    瞬间四溢在空气中的鲜血味道,让希娅立刻清醒。

    下一瞬,希娅只觉她之前那些理性的分析,理性的计划,猛然都记不起来。

    此刻,她只想杀死庞洛斯·费尔。

    无尽的巨龙烈焰向前涌去,希娅明白,她现在必须要带李风离开。

    可是下一秒,半个神格的力量再次让希娅绝望。

    她没见庞洛斯·费尔有什么动作,但宛如末日岩浆般的巨龙烈焰,就那样静静停在庞洛斯·费尔身后。

    而那些猛烈跳动的火焰,此刻就好似被冻住一般,顷刻成了一堵静止的火墙。

    “希娅?黑龙女王的子嗣?呵!”

    冻住烈焰的庞洛斯·费尔缓慢转过身,和李风一样,在他眼皮底下骗了他这么久的希娅,同样让庞洛斯·费尔很不爽。

    但此刻,庞洛斯·费尔只不屑的看着希娅说道:

    “没错,就是我杀死了你爸爸妈妈,在杀死他们后,也是我用重剑把他们的脖子一点点砍断。

    哦对了,你爸爸妈妈的鳞片很厚,脖子上全是硬骨头,我可是砍了好久。”

    似炫耀着胜利一般,庞洛斯·费尔轻蔑笑着:

    “但是希娅你要知道,真正让你们黑龙灭族的,是你的其他同族,我只不过是被邀请去,参加他们的杀戮盛宴而已。”

    被提起当年的事,难以抑制的,希娅气的浑身发抖,她红着眼睛咬牙道:

    “我当然知道,我会一个一个杀死当年参与此事的所有人,从你开始。”

    “哈哈哈——你觉得可能吗?”

    像是听到特别好笑的笑话,庞洛斯·费尔大笑起来:

    “你杀不了我的,你和这小子一起也杀不了我,我拥有你不可能拥有的身份,拥有你们不可能拥有的神格。

    你们拿什么杀我?

    而且希娅,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想救这小子走,你想继续积蓄实力,再回来对付我。

    可事已至此,你觉得还有可能吗?”

    静止的火光映衬着庞洛斯·费尔的猖狂,也映出希娅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当然可能,为什么不可能?”

    正与此同时。

    旁边一道声音响起,那声音平静淡然,即便是反问,却也依旧不急不慢的,

    清晰落到庞洛斯·费尔和希娅耳中。

    “当然可能,为什么不可能?”

    听到这句话,庞洛斯·费尔猛然向说话的人看去。

    当下,他只见李风好好的站着,他衣服上虽满是血迹,但贯穿他腹部的砖石利箭却不见了。

    而他腹部原本该有的巨大伤口,竟然也不见了。

    他完好就好像刚才的偷袭,没有发生一样。

    而且更奇怪的是,和被偷袭之前相比,李风的状态明显好了太多。

    庞洛斯·费尔记得,就在前几秒钟,李风虽然气定神闲,但那不过是忍着痛的强弩之末。

    可现在,他竟然真的……

    ‘这怎么可能?’

    庞洛斯·费尔想不通,但此刻,他已经没必要再想了。

    因为完全脱离他控制的,他身后那堵静止的火墙突然重新跳动。

    汹涌的巨龙烈焰猛地活过来,并如深海巨浪一般,瞬间包裹了庞洛斯·费尔。

    噬骨的灼热燃烧着全身每一处血肉,破碎的废墟中,充斥着烈焰焚烧的声音。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被希娅的巨龙烈焰杀死前,疑惑的庞洛斯·费尔终于明白。

    他惊恐的看向李风,因为他发现,就在这间地下室内,就在他身边,有一个拥有比他那半个神格,还要强大无数倍神格的人。

    正在让本不能杀死他的巨龙烈焰,一点点燃烧着吞噬他。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