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颠覆

    “你们看过秦律,讲讲有关徭役方面是不是严苛呀?”洪连朔笑眯眯地看着韩擒虎他们和缓有力的说道。

    “我来说,秦律在缴纳赋税,及时的赶到服徭役的地点,秦律实际上不严苛。”韩擒虎茶色的童仁看着他们说道。

    “怎么可能?”王凤鸣惊讶地看着他说道,“那陈胜、吴广还造什么反啊?”

    赛貂蝉一脸诧异地看着她说道,“这么多年都是这么传的,咋不一样呢?”

    “这是白纸黑字……”洪连朔勐地急刹车道,“应该是竹简上刻下来的,而你说的是传下来的。三人成虎,至于为什么会传成这个样子,自己想。”

    “那秦律上怎么写的?”李长福十分好奇地问道。

    “秦律中徭役中写的很清楚,君王下了调令,你家里有事不想去可以不服从,交两副铠甲的钱就行了。”

    “铠甲多贵啊!咱现在军中还不能普及呢!有的只能用藤甲,日常训练都是扛同等重量的木头。”李双柱立马说道。

    “一副铠甲足以掏空一个普通家庭了。”花似锦闻言扁着嘴说道,“这根本就是变相的让穷苦百姓只能服徭役,说的倒是好听。”

    洪连朔勾起唇角微微一笑道,“咱们不讨论这个条例是否合理,咱就单纯的从律法条文中,不是那般的严苛到死板,不近人情。”

    “哦哦!您说。”花似锦微微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在强调一遍,咱们讨论,可以畅所欲言,说错了也没关系。”洪连朔竖起食指目光一一扫过他们道。

    “那俺可就啥话都说啊!”陈中原夸张地卷了卷袖子说道。

    “说。”洪连朔笑着重重点头道,“如果迟到五天以内,只是斥责,不打也不骂,更不罚。而迟到十天,则要罚一面盾牌的钱。”

    “那一面盾牌也交不起。”陈中原毛毛虫似的眉头皱着道,“铁属于管制品,等闲人家拿不出来。”

    “那如果超过十天呢?”刘魁好奇地问道。

    “如果超过十天,你还没有到达规定的集结地,那就要按照硬不服从徭役的一半处罚,就罚一副铠甲的钱。”洪连朔漆黑如墨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那陈胜、吴广肯定拿不出来。”丁有根闻言立马说道。

    “这律法说白就是有钱就免徭役,没钱就老实的服徭役。”李小兰直白地说道,“秦朝离俺太远,就拿俺们家来说,服徭役没工钱,迟了还要罚钱。这俺们穷人可负担不起。”

    “何止没钱啊!有时候还得自带干粮。”花似锦轻哼有一声道,“干的慢了,那皮鞭就落在身上了。”

    “花姐姐咋知道的。”叶韫玉好奇地问道。

    “宫城的宫殿就是这么修起来的。”花似锦眼神冰冷地说道。

    “听我把话说完,这话题歪了。”洪连朔澄净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所征发的人数已足,应尽快抵达服役处所,降雨不能动工,可免除本次征发。”

    “啊!”陈中原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洪连朔,“真的?假的?”

    “我骗你们干什么?”洪连朔好笑地看着他们说道。

    “没骗你,秦律上是这么写的。”叶韫玉水盈盈的双眸看着他说道。

    “那陈胜、吴广,不就是天降大雨,不能按时抵达服役地点,怕依律处死,才举大旗的吗?”陈中原食指点着面前长桌道,“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眼睛一亮道,“想起来了,失期当斩。”

    “条文和执行不是一回事。”洪连朔温润的眼眸看着他们说道,“按时服徭役毕竟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这路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史记·陈涉世家》失期当斩应该是服兵役吧?和徭役是不一样的。”叶韫玉闻言开口道,“兵役未按时到达地点是真的失期当斩!”

    “这样就说的通了,咱们对待逃兵的手段残忍。”江水生闻言心有余季地说道。

    “《史记·陈涉世家》记载的明显不对劲儿。这征发徭役,身边是跟着两个秦军将尉的。陈胜吴广造反前,是把秦军的两个将尉给杀的。”洪连朔深邃正直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原文是:广起,夺而杀尉,陈胜左之,并杀两尉!”洪连朔通俗地说道,“将尉喝醉了酒,吴广故意激怒将尉,将尉鞭笞吴广,然后激发矛盾,陈胜在一旁帮忙,把两个将尉给杀了。”

    “这好像不对吧?”江水生轻蹙着眉头看着他们说道。

    “哪里不对了。”洪连朔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问道。

    “这杀就杀了,干嘛又是喝醉酒,又是激怒似的,仿佛是故意的。”陈中原挠挠头道,“好像是俺是被逼的,不关俺的事。这像是推卸责任。”

    “虽然这么说不合适,俺看着像是将尉逼俺的。”江水生闻言分析道,“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就要先弄清这俩将尉是干什么的?”洪连朔黛眉轻挑看着他们说道。

    “这还用说吗?押解官员。”李双柱闻言想也不想地说道。

    “还真不是,陈胜吴广又不是犯人,不需要押解人员。”洪连朔漆黑如墨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俺知道是啥了,就像是征兵的校尉似的,带兵回来的。”江水生闻言想了想看着他们说道,“俺说的可对。”

    “对,就是个头儿。”洪连朔闻言笑着点头道,“那如果失期当斩的话,你们认为他们俩能跑得了吗?”

    “那跑不了,斩的话,也是先斩他们。”陈中原闻言想也不想地说道。

    “可是都已经不能按期到达了,为啥还有心情喝酒啊!这不符合常理,不应该日夜赶路吗?”洪连朔深邃不见底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啊……这……”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您要这么说,陈胜、吴广是故意扇动百姓。”林南征吞咽了下口水道,不可思议地说道,“这不可能吧!这可是太史公写的书,能有错?”

    “史记也是个人写的,必须有史料来左证。老实说它不通的地方也不是没有。”洪连朔冷静地看着他们说道,“太史公又没有亲眼所见。”

    wap.

    /102/102142/31334229.html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