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离

    云雾朦胧,景色壮丽。

    居于高处,眺望远方,连绵山峰仿佛永无止境,一座又一座矗立在此地,共同构成了许多的自然天险地势。

    让隐藏在内部的秦墨机关城,能够安然无恙存在至今。

    「这个地方,的确选择的很是巧妙,堪称鬼斧神工。」姒元主动隐匿自身的身影,飘荡在半空中。

    凝视向那掩映在繁茂树丛与山崖绝壁之间的曲折走廊。

    从外表上,也仅仅只能看到极少数机关城的部分结构,绝大多数建筑机关造物,都是隐藏在不同山峰内部。

    不为外人所知晓察觉。

    看了一会儿,姒元开始下降,动作迅猛而又悄无声息。

    最终出现在一处悬空走廊内部。

    他始终保持隐匿身形的姿态,独自行走在这座外人很难到达的机关城当中,就像是外出郊游,欣赏风景一样。

    不一会儿,强大慑人的神念就察觉到了日常巡逻的墨家弟子队伍。

    姒元闪身越过这些人,并没有照面的打算。

    依旧自顾自的穿行在机关城内部。

    凭借无形神念的感应搜寻,不足一盏茶的时间之后,他就寻觅到秦墨巨子燕丹的身影踪迹。

    「原来在墨核密室内部。」

    他身形漂浮而起,贴着通道上方部位。

    无声无息向着墨核密室所在的位置快速潜入。

    在即将到达墨核密室附近的那座大厅时,突然间,神念捕捉到了墨核密室内部燕丹与自己心腹的谈话内容。

    「咦?!」

    「一会儿居然还有农家的侠魁田光要来,想要秘密商量与本王有关的事情。看样子,应该是燕丹察觉到了什么。」

    考虑到对方刚刚的低声商谈话语。

    姒元眼珠转了转,心中有了新的想法,正准备进攻的身影又再一次重新隐匿在黑暗角落内部。

    耐心安静蛰伏起来。

    「既然田光一会儿要过来,那就连他一起也顺势处理掉算了。」

    「反正农家那块大肥肉,本王也没打算放过。就算最终本王用不了,也决然不能轻易落到别人的手中。」

    ……

    ……

    与此同时。

    另一边,高渐离乘坐墨家的机关鸟,在班老头的送达下,快速跨越过数百里的空中直线距离。

    出现在秦国都城咸阳外面的某一处无人空地上。

    「哗啦啦……!」

    红色机关鸟降落而下,高渐离顺势从上面跳下来。

    然后回头对驾驶机关鸟的班老头点了点头。

    随即开始更换身上的服饰,并进行一定程度的易容处理。在做好这些准备之后,他将水寒剑隐藏在一张木琴内部。

    就这么伪装成为一个流浪琴师,表情平静而镇定。

    自顾自向着秦国都城咸阳内部走去。

    徒步行走在宽敞平坦的泥土碎石道路上,望着周围那人来人往的繁华队伍,车水马龙,人流如织。

    尽显一副盛世昌隆的繁荣景象。

    来往行人,皆身着黑色衣物,根本没有其它颜色的衣物存在。因为黑色,就是秦国的图腾色彩。

    也是唯一得到认定的色彩。

    「这咸阳城,比以前更加繁华了。」高渐离来到咸阳城的背面主城门侧面的小城门附近,依次排队,向城内走去。

    每一个人员来往,都要经过那些秦国守城士卒的认真检查。

    查看每个人的照身帖情况。

    在轮到高渐离的时候,他取出提前准备好

    的另一个秦国人士假身份照身帖,将其递给负责查验的秦国士卒。

    他并不担心这些人会看出什么。

    因为这个假身份,在秦国内部,就是真正的真实身份。

    只不过那个人最初并不是他而已。

    「行了,过,下一个。」

    那检查人员将高渐离递出去的照身帖还给他,然后看向跟随在他身后的另一个人。

    依旧一丝不苟的检查做事,根本没有偷懒摸鱼的想法。

    只因为秦律足够公正严明。

    穿过长长的城墙甬道,高渐离真正进入到咸阳城内部。

    脑海中暗自回想相关联系方式,他脚步很是自然的调转方向,向左手边第三条巷道内部走去。

    一双眸子四处扫视周围石壁上、房屋角落等位置。

    寻觅农家侠魁的特殊联络暗号情况。

    不一会儿,他就在一处毫不起眼的房屋墙下,找到一个看起来很是寻常普通的潦草纹路记号。

    看起来,就像是某个小孩子的随手涂鸦之作。

    「找到了,在那个方位。」

    高渐离脚步没有丝毫停止,就这么很是自然的从其附近走过。

    向着隐秘记号中所透露的位置而去。

    ……

    ……

    秦国,蜀郡内部。

    曾经的扶桑神木扎根之地,现如今,早已经变成了一个幽深庞大的恐怖坑洞。

    站在其边缘地带,如同站立在悬崖之上。

    「扶桑神木被秦国和阴阳家的人带走了,图腾神鸟,也因此而彻底消失。」山崖边缘,一个年轻健美的男子,看着身前的巨大坑洞,表情显得很是坚定执着:「无论如何,我都要外出一趟,去亲自探究个明白。」

    「可是,孩子,他们的强大,远超你的想象。」身旁,一个白发苍苍的消瘦老者,拄着拐杖,微微佝偻着身子,就这么静静看着自己的长孙。

    苍老而充满智慧的眼眸当中,充满了不舍与悲伤。

    「如果你强行追上去,很有可能会迎来死亡。」

    「你,害怕吗?」

    「我不怕,因为我是石兰族的虞渊护卫!」年轻男子回过头,凝视向自己的祖父,也是现任石兰族的族长,语气坚定道:「身为虞渊护卫,我会受到太阳神鸟三足金乌的庇佑。」

    「就算是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我也只不过是回到了图腾的怀中。」

    听到这番坚定执着的话语。

    那老者暗自一声无奈叹息,随即取出一柄刃部微微弯曲的短剑,将其亲手递给自己的长孙。

    「这个东西,你带上吧。」

    「它曾经受到过图腾的祝福,或许会在某些关键时刻,帮助到你。」

    听到此言,年轻男子表情肃穆。

    很是郑重的双手接过那一柄造型奇异的短剑,将其认真贴身收好。

    「哥哥,你一定要小心啊!」身旁,一个做虞渊护卫打扮的年轻美丽少女,看着那个年轻男子,眼中蓄满了泪水。

    「等我长大了,我一定会来找你的!」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