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情有独钟

    “替她喝酒也轮不到你啊!”锡泽看着他说,不能让他们走的太近:“我来!”

    狐狸轻轻按住锡泽的手,示意他不要挑起事端,自己微微一笑说:“给美女献殷勤也要有机会才行,抽中这条规定的是我,自然是我说了算。就让我自已一个人喝吧,你们不总是找机会灌我的酒吗,今天就如了你们的愿。”

    狐狸说着依次摆好酒杯,从头到尾倒满十杯酒,在众人的拍手叫好中,一杯一杯的喝下去。

    “锡泽,该你了。”萦瑶在一旁提醒。

    就像是上天安排好的一样,锡泽抽中的是与现场“一位异性接吻十秒钟”。

    “这局就算了吧。”苡沫头上三条黑线。

    “怎么能算了,锡泽是那种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人吗?”羿宸笑着说。

    拿着鸡尾酒的子倾脸色不大好看,挤出一丝笑容说:“羿宸哥哥别闹了,苡沫姐姐会害羞的。”又拉拉苡沫的袖子:“是不是啊,苡沫姐姐?”

    “是……是啊……”苡沫尴尬的回答。

    “是什么啊?”锡泽拉过苡沫:“我杨锡泽喜欢你全世界都知道,你害羞什么。”

    锡泽突然抬起苡沫的下巴,重重的吻了下去。

    “哇哦……”周围人一片唏嘘,打着拍子倒计时:“10,9,8……”

    子倾脸色发青,作势要起身上前阻止,却被楚梁按住手。

    子倾不解的看着他,他却笑笑打翻了子倾手中的酒杯,杯中酒水立刻溅到苡沫身上。

    一阵冰凉的水意让苡沫打了个冷颤,锡泽放开她,皱着眉问:“子倾,你干什么?”

    “我……”子倾不知道该怎样解释。

    “子倾你太不小心了,拍手忘记手里还有酒杯吗?”楚梁抢过子倾的话说。

    子倾看看他,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楚楚可怜的开口说:“我不是故意的,苡沫姐姐对不起,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不用道歉的,我去洗手间处理一下就好了。”苡沫笑笑,又转头对锡泽说:“锡泽你干嘛那么凶,看把子倾吓得。”

    锡泽无语,此时他确实没有证据,证明子倾是故意的。

    子倾起身对苡沫说:“苡沫姐姐,我陪你吧!”

    “好。”苡沫点点头。

    “我陪你!”锡泽拉住苡沫的手。

    “Death,你还真是一分钟都离不开你的情人啊!连女生拉手去厕所这种事也要抢。”楚梁调笑。

    “不用了,你们先玩吧,我和子倾一会儿就回来。”苡沫拉下锡泽的手。

    “好吧,你快一点。”锡泽只好妥协,看着子倾的眼神略带着警告的意味。

    子倾无辜的眨眨眼睛:“锡泽哥,你就放心吧,我还会吃了苡沫姐姐不成。”

    洗手间里。

    苡沫在水池边处理酒渍,子倾脸色逐渐变冷,她靠在墙边双手环胸,上下打量她。

    就这样一个土里土气的穷人家的野丫头,凭什么让锡泽哥死心塌地的爱上她?

    黎苡沫,我会让你知道,飞的越高,摔得越疼。

    “黎苡沫。”子倾突然这么连名带姓的叫苡沫,让她有些不适应。苡沫转头却遇上她冰冷的目光。

    苡沫有些疑惑的问:“怎么了?”

    子倾表情冷漠地说:“锡泽哥的生日马上要到了,听说伯母会送他一份特别惊喜,你期待吗?”

    锡泽的生日吗?锡泽说要在成人礼上公布自己和他的恋情。他真的会会这么做吗?

    光是这样想想,苡沫的心就砰砰的跳动不止:“伯母那么疼他,他一定会很开心的。”

    “我想这份礼物一定会让你们都无比震惊的。”

    “子倾,你知道这是一份是什么样的惊喜吗?”听子倾的口气,她分明是知情的,苡沫抵不住好奇心开口询问。

    子倾一步一步贴近苡沫的脸笑着说:“现在说出来就不惊喜了,这件事可关系到你们的幸福哦!”

    难道,锡泽的母亲同意他们之间的交往了吗?苡沫不禁脸颊微红的问:“什么啊……”

    子倾站直身体,抱住肩膀呵呵一笑:“看你的样子,也很期待嘛!尽情幻想,结局一定会出乎你意料的。因为有好多事,锡泽哥现在都不想让你知道呢!”

    “你真是人小鬼大。”苡沫有些迷糊,怎么好端端的,子倾突然变得阴阳怪气起来。

    “你弄好了,我们就回去吧。时间久了,锡泽哥会担心我把你怎么样了。”子倾说着之间转身先出去了。

    不知不觉,时间已尽深夜,几个人也准备散去。

    “你还真善良。”楚梁走到子倾身边小声说:“给你机会让你和黎苡沫独处,你就算把她杀了也没有人知道。你家里背景雄厚,谁敢查你。”

    子倾没想到楚梁会这么说,震惊了一秒之后,她立刻恢复了常态:“谢谢你今天对我的保护,但我是不会那么做的。”

    “呵呵,随便说说而已,要我送你回去吗?还是,让你的锡泽哥送你?”

    “我想……”子倾看看锡泽,心里还是想和锡泽一起回家。

    楚梁看着子倾的眼神,立刻明白了她心中的想法:“你想要他就努力争取啊,找个他不得不送你的理由就可以了,说不准,那个脑子不好使的黎苡沫还会帮你呢!”

    “苡沫,我送你回家吧。”锡泽摸摸她的头。

    子倾走过来:“锡泽哥,今天下午我还和你过,伯母让我们晚上一起回去吃饭呢,你忘记了吗?”

    锡泽一皱眉:“没什么事我就不回去了,你打电话叫司机送你回去吧!”

    “锡泽,我自己回家就可以,你快和子倾回去吧,你不回去伯母会伤心的。”

    这个黎苡沫果然和楚梁说的一样没脑子,既然她这样说,子倾更要争取一下了:“是啊,伯母还有事情要和你商量呢!”

    “快回去吧!”苡沫对锡泽笑笑。

    锡泽也只好点头答应,子倾回头满足的对楚梁笑笑。

    幽静的小路上。

    “你能不能不跟着我?”锡泽不断加快脚步,想甩掉身后的子倾。

    “我们要一起回家,我为什么不能跟着你?”子倾拼命追着。

    “你从小娇生惯养,一步路都不肯多走,今天怎么不叫车回去?”

    “我一个人坐车回去,万一你又半路偷偷溜走,伯母会担心的。”

    “别拿我妈压我,你知道我什么都不怕。”锡泽更加不耐烦起来。

    子倾停住脚步,在锡泽后面盯着他的背影说:“是吗?过去我也是这样肯定,但是现在我不这么想了。”

    锡泽停下来,转过身说:“你觉得你有什么可以威胁到我的吗?”

    子倾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嘲讽的笑:“你在害怕什么?”

    “我什么时候怕过?”锡泽看着她,目光如炬。

    “当我提到黎苡沫的时候。”子倾的这句话说的很轻,却让锡泽黑色的眸子剧烈的收缩一下,隐含着怒气的向她一步一步靠近。

    “不管你想做什么,都立刻停止这种想法。你是我妹妹,我不想伤害你。如果你不想做我妹妹,我就可以不管不顾了。黎苡沫是我心里认定的未来妻子,除了她,我不会爱上任何人。所以,你应该知道怎么做,才能让我们大家都好过一点。”

    听杨锡泽这样说,子倾不禁激动起来。

    “你拿面镜子照照你现在的样子,一提到她你就乱了分寸。你的冷静呢?你的骄傲呢?她早晚有一天会毁了你。我在你身边快十年了,十年都没能融化你的心,凭什么她黎苡沫就可以?你说我不让大家好过,你有没有想过,今天的局面是谁造成的?我是杨家的继承人,你是杨家的接班人。我们身上是有责任的,你想过杨氏吗?你想过伯父伯母吗?你的眼里只有你自己,只有你那虚无缥缈的爱情,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子倾说的句句在理,像他们这种人怎么可以自己做主婚姻和爱情?

    他对苡沫的执着已经伤害了子倾,以后还有可能会伤害更多人。如果没有遇到黎苡沫,子倾想象的那些都会成为事实。

    可是生活没有如果,他遇到了苡沫,他就不甘心被安排的命运了。

    他们在风中站了很久,久到子倾以为锡泽会与她这样对峙到天明。

    可是,锡泽却长叹了一口气,目光有些凄凉的说:“子倾,我不想做后悔的事,更不想余生都在后悔中度过余生,我不是圣人,不知道怎样才能让所有人幸福。”

    “你是雄鹰,你拥有的是整个天空。你不该为了一个短暂的安逸栖息地,放弃本该属于你的一切。”锡泽身上的挫败感让子倾觉得很陌生,这个样子的锡泽是她十几年来从未见过的。

    “子倾,我们回去吧。”出乎意料的锡泽没有反驳,只是淡淡的开口,放慢了脚步。

    子倾跟在他身边,悄悄打量他,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突然间淡淡的悲伤笼罩了锡泽整个人。

    锡泽心里一点点苦涩起来。

    就算我不和苡沫在一起,和你在一起,你也不会开心的,为什么你不明白?子倾,我会对你好一点,因为将来,我可能会对你很坏。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