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老酒故人饮

    随着大将军离开神都归老故乡,大梁朝的两位绝世武夫,也都先后离开了神都,这或许在昭示着一个时代的落幕,但下一个时代大梁朝会何去何从,众人更多的是担心,毕竟大将军归老,镇守使代替大将军镇守北境,那空出的镇守使之位,又有谁能够顶上?

    除去这个之外,这件事之后最重要的事情其实不在于谁顶上镇守使的官位,而在于大将军归老之后,大梁朝损失了一位绝世武夫,这样的强者,短时间内,大梁朝只怕不会再涌现出第二个。

    这是大梁朝无法弥补的损失。

    陈朝今日难得蹭了一次柳半壁的传剑,这位返回神都并没有多久的剑仙,就要再次离开神都,所以在临走之前,要再见自己的小师妹最后一面,传她一些自己的剑道感悟,其实这些日子已经说了不少,毕竟自从他回到神都之后,最上心的便是自己这个小师妹了,几乎每日都会给自己小师妹讲上一两个时辰的剑道。

    其实传剑这种事情,最开始对于柳半壁来说,也觉得麻烦,总要是在北境军中也有那么几个剑修,平日里有剑道上的疑难也会来问他,可他传剑几次之后,便是能躲着走便躲着走了,毕竟他是怎么都想不到,天底下居然还有那般愚笨的剑修,一点浅显道理,居然说他三五次都没能让对方听懂,可对于自己那位小师妹他却一直发现是个意外,最开始写信的时候,他便发现自己小师妹格外聪慧,在剑道上的问题几乎是提出一个问题之后,只需要他回答一次。

    后来回到神都,两人见面之后的几次传剑,柳半壁才深切感受到,原来自己小师妹和自己一样,都是传说中的天才剑修,自己小师妹甚至在某些方面,还有胜过自己。

    后知后觉的柳半壁才明白,有个能听懂自己说话的人,到底是有多幸福。

    今日这场传剑,本来就是柳半壁临时起意,所以根本没有提前通知,他便独自来到了小师妹这方院子前,推门而入之后,看到院子里两个家伙正在烤红薯,柳半壁拖过来一条板凳,坐在火炉前,自然而然的伸手拿过陈朝手中剥好的烤红薯,柳半壁咬了一口,有些满意地点点头。

    陈朝默默收回手,倒也没说什么,对这位剑仙,他能说些什么?

    吃过一个红薯的柳半壁便开始讲起剑道,不过他丝毫没有避着陈朝的想法,洋洋洒洒,算是将自己这毕生的剑道积蓄最后一点都说给了谢南渡听了。

    “小师妹,一定要记好,剑修修的是剑,但实际上是那口气,那口气用其他修士的说法是剑气,但实际上是心气,有这口气在,即便是一时不低落败,最后也不至于在剑道境界上停滞不前,若是心中没了那口气,即便是踏足大剑仙境界,也绝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剑仙。”

    柳半壁眯着眼睛,轻声道:“依着小师妹的天赋,踏足剑仙境界,只怕不过是时间问题,所以不必操之过急,遇上什么问题,慢慢抽丝剥茧即可,实在想不通也可以放下暂时不想,说不定某日便想通了,小师妹你本命飞剑太多,想要每一柄都温养到极致太难,最好还是要有个主次之分,最用心温养那柄飞剑可以留作最后杀招,其余飞剑佯攻,也能让人防不胜防。”

    谢南渡点点头,说道:“谨记师兄教诲。”

    柳半壁哈哈大笑,摆手道:“用不着,天底下除去武夫之外,估摸着就是咱们剑修没有那么多门门道道,今日师兄传剑与你,说不定改天看到个天赋不错的后辈剑修,一样会传剑给他,这样在这剑道之上,才会一直有人,剑道高峰则是会不断拔高。”

    陈朝忍不住赞叹道:“柳剑仙好胸襟。”

    柳半壁翻了个白眼,“你小子别以为说几句好话,我就会传剑给你了,再说了,你小子又不是剑修,瞎凑什么热闹?”

    陈朝有些无语,只是还没说话,柳半壁便忽然问道:“你们那位镇守使,加上后来这位大将军,都传你不少好东西吧?”

    陈朝点点头,说道:“只怕有负两位前辈的期望。”

    柳半壁嗤笑道:“你小子担心个卵,两位绝世武夫既然看好你,你小子肯定就是个好的武夫苗子,别想别的,好好在武道上前行,剑修的剑,别指望着学了。”

    陈朝想要说些什么,但想了想也是作罢,只是笑道:“柳剑仙这话在理。”

    谢南渡转而问道:“师兄这次离开神都,是要马上返回北境?”

    柳半壁摇头道:“北境好不容易能太平些日子,我不急着回去,这次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接下来我准备去南方走走,问问剑。”

    谢南渡问道:“是剑宗?”

    柳半壁也不藏着掖着,直白道:“世人都说天下剑修中,唯有剑宗剑修能独占鳌头,其余剑修不过尔尔,我觉得这话不怎么对,所以准备去问问剑宗的那些剑修,看看他们的剑到底有多了不起。”

    柳半壁随口一说,只是言语中自信油然而生。

    陈朝不合时宜问道:“柳剑仙是要问剑于那位剑宗宗主?”

    柳半壁被这句话噎了一下,没好气道:“你小子不会说话就消停别说。”

    剑宗那位剑宗,是天底下剑修公认的剑道魁首,一位境界不知几何的大剑仙,即便是那位痴心观的观主,只怕是也不敢说稳胜于他。

    柳半壁虽然自信,但绝不会认为自己的剑道修为,就能比这位剑宗宗主更强大,更不认为如今的自己有资格问剑于他。

    剑修当然需要有自己的心气,但并非自大,也非自负。

    陈朝嘿嘿一笑,不再搭话。

    柳半壁看着谢南渡疑惑问道:“小师妹你平日里和他相处,难道就没有想要打死他的冲动?”

    谢南渡微笑道:“他平日里没这么欠打。”

    柳半壁狐疑看了陈朝两眼,陈朝一脸无辜。

    柳半壁突然低声道:“这小子我看要被你拿捏一辈子的。”

    这句话,柳半壁是对自家小师妹说的,而且是用的聚音成线,在谢南渡的心底响起。

    谢南渡则是以心声回应,“我可没有说一定要嫁给他。”

    柳半壁笑了笑,没有多言,依着过来人的眼光来看,自己这小师妹多半已经是逃不过那小子魔爪了,只是依着师兄的身份来说,大概还是不会觉得陈朝配不上的,毕竟大梁朝的年轻人也就那么多,眼前这个,可以算作最出彩的那一个。

    只是可惜。

    是个武夫。

    若是个剑修,只怕以后世间就会有一对剑仙夫妇了。

    只是这种话,柳半壁不会说出来讨人嫌。在最后那场传剑结束之后,柳半壁则是离开这座小院,去了院长住处。

    院长在屋子前晒着春日的太阳,听见脚步声之后,这位读书人领袖只是眯了眯眼,没有睁开那双眼睛。

    柳半壁有些局促地站在一侧,不知道在想什么。

    即便是不再读书,即便是已经成为了当世剑仙,但这位年轻剑仙在面对院长的时候,还是会有些弟子怕师父的感觉。

    “要南下?”

    院长自顾自说道:“读书的时候想着要成为天底下最了不起的读书人,练剑之后自然而然就要想着成为天下最了不起的剑仙,你柳半壁一直是这个性子,谁还能不知道?”

    柳半壁嘿嘿一笑,“倒也没想着现在就成,只是想着找剑宗的同道问一次剑,输赢都不丢人。”

    院长冷笑一声,“真不觉得丢人?”

    柳半壁只好老老实实说道:“要是同境,自然就要想着争胜了,不然不是丢您的脸吗?”

    院长讥讽道:“我可没有本事交出你这么个剑仙。”

    柳半壁被噎了一句,只能在心中叹气,只是不由得又对陈朝那小子多了几分讨厌。

    院长平静道:“要去就去,我可拉不住你,也不想拉你,自己问了剑就滚回北境去,我看你碍眼。”

    柳半壁哦了一声,但还是轻声道:“先生,弟子这次离开神都,又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见您了。”

    院长面无表情,“反正也没指着你小子给我养老送终,想这么多做什么?”

    柳半壁没说话,行过礼之后就要离开。

    院长忽然冷哼一声,吐出几个字,“别死了。”

    柳半壁笑着开口,“不会的,学生还要看着小师妹嫁人,喝她的喜酒呢!”

    ……

    ……

    不算是客气的送走了自己的学生之后,院长自顾自起身,离开书院,却不是赶往皇城,而是走过一条长街,在一家小得可怜的酒肆前停下,笑了笑,“老规矩。”

    酒肆老板娘是个身材发福的严重的中年妇人,一条手臂只怕是比寻常男子的大腿还要粗壮,自然也就说不上什么徐娘半老,老板娘熟稔地给院长打了壶酒,一张肥胖的脸上扯出一个笑容,问道:“先生好些日子没来了。”

    院长笑着点头,“过年的时候学生送了不少酒,喝了一阵子。”

    酒肆老板娘赔笑道:“先生这样有学问的人,学生不会少,教出来的也肯定念着恩情咧。”

    院长笑了笑,没有多说,妇人只知道他是神都城里一处学堂的先生,只是具体在什么地方,其实不太知晓,更不知道院长姓名,只知道他每隔些日子便要来打酒喝,每次不多,也就一壶酒的量。

    把酒水装好递给院长之后,老板娘忽然有些扭捏地看着院长。

    她算不上什么好看的女子,加上身形又是这般,这一扭捏起来,属实是不太好看。

    院长微笑问道:“有什么话就说,都是老相识了。”

    老板娘这才说道:“我家那小子眼瞅着也要到了上学的年纪了,只是神都这么大,学堂又那么多,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哪家好,更没有认识的人,就想劳烦先生,要不然帮忙找个学堂?如果先生您能亲自教,那就更好了。”

    院长透过酒肆门口看去,一个孩童正在酒肆里打量着他。

    院长笑眯眯点头,“问题不大,我过会儿回去便替你们物色一家价钱适中的学堂,到时候让他们来找你?”

    老板娘一怔,没想到自己这点心思被眼前的院长看着这么透,其实她之前说什么不认识人,不知道哪家好,都是托词罢了,实际上还是小门小户,对那些名震神都的大学堂都是望而远之,不是不想让自己孩子去上,只是实在没有这个银钱。

    既然如今院长已经这么体贴人意地说出这话来,自然最好,眼看着院长开始掏钱,老板娘便大手一挥说是不收钱了。

    院长却摇了摇头,轻声道:“往日可以,但今日这酒不是买给自己喝的,这不收钱,我这张脸可挂不住。”

    老板娘听着这话,倒也不再强求,只是笑道:“那先生下一次再来,一定请先生喝一次?”

    院长笑着点头,很快便提酒离去。

    出了神都,院长很快来到一座矮山脚下,这座矮山种满了红枫,到了秋日的时候是一大景色,因此许多文人士子其实大多就会在这个时候来到这座山中赏景,只是如今才是春日,这边便其实没多少人,院长一路上山,倒也没有人认出他来。

    等他走到矮山深处,周围就更是一个人影都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院长来到了一座坟茔前。

    其实说是坟茔,更不如说是一座小土包,无碑立在这前面。

    院长席地而坐,看着眼前的小土包,有些感慨道:“又来找你喝酒了。”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