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两败俱伤

    黄瘸子叹息一声,“我们还是小看了那个女的,小看了那一家子,原本以为,庄户人家,挺老实,收了钱,就回办事,没想到,那一家子拿了钱以后,自己就开始琢磨,说那一个瓜,咋能值那么多钱呢?是不是这里头有什么讲究啊?于是等到到日子的时候,他们提前摘了那个瓜,然后又不知道从哪儿拽来一个,给当地那伙人,然后我们到的时候看在眼里,就问真的在哪儿呢,他说放心吧,瓜藏起来了,然后又给了我们一个。但是我们没想到,对方的瓜,是假的,我们拿到的那个,也是假的!”

    黄瘸子看起来十分郁闷,然后继续说道,“要打金牛,必须用金瓜,我们明白这个道理,他们也一样明白。那金牛出来的日子,一共就三天,第一天我们知道对方手里的瓜是假的,就没出手,等着看笑话,结果,果不出意料,那些人失手了,那应该是你爷爷的师兄吧,当场就被金牛给顶死了,另外一个不知道死没死,反正也沉入河中,找不到了。我们看在眼里,心里乐开了花,只等着那金牛再次出现,就潜过去,老把头怕小辈儿人身手不行,自己拿着金瓜就去了,他嘴里发出了一个奇怪的声音,对着那金牛做了几个动作,那金牛,一下就恼了,踩着水,呼地一下就奔着老把头去了!老把头屏气凝神,看准了金牛过来的一刹那,把手里的瓜,猛地往金牛脑袋上一拍,却没想到,啪地一声,瓜碎了,人却一下让那金牛给挑起来了,飞起来能有五六米那么高,一下甩到了岸边,我们吓坏了,连忙上前,那金牛一看我们人多,呲溜一下潜入水中,就不见了。等我们看老把头的时候,肚子都开了,诶呀,那个场景啊,可惨了。”

    黄瘸子面色有些沉重,“这事儿出了以后,我们越想越不对,就觉得那瓜有问题,就去找那一家人理论,那一家人,打死不认,嘴还挺硬,但当时大家都杀红眼了,就没奔着好去的,那家人吓坏了,就说了实话,原来,他们感觉金瓜值钱,就偷摸给藏了起来,结果把两伙人全给害了。”

    “那后来呢?你们把金瓜拿到了么?”

    “拿到了。”

    黄瘸子抿了抿嘴,“我们拿到了金瓜,再去打那金牛,结果发现,金牛不见了,等啊等,等啊等,等到最后一天的晚上的时候,才影绰绰看见那金牛现身。我们想着,怎么也争一口气,说啥也要把这金牛带走,哪成想,我凑特么的……”

    黄瘸子胸口起伏,气坏了,“我们只想到那金瓜不会是假的,却没想到,那金瓜,没熟透!那一家子摘瓜的时候,日子不够,差一天!我们的人费劲心力,用金瓜打中了那金牛,金牛一个趔趄,被打翻了,却又一个跟头起来了!”

    黄瘸子咬牙切齿,“那一次,我们前后死了好几个!气死了都!我们气得不行,就去找那一家子算账,那一家子知道不好,已经跑了!哼!”

    黄瘸子恶狠狠地说,“跑,跑不了的,这事儿越想越生气,我们就忍不了了,要报复,说实话,那时候,做了很多坏事儿,不计后果的那种,当时就是急眼了,想治治这群人!”

    王小六儿看向黄瘸子,“所以那金牛还是没憋到。”

    “没有。”

    黄瘸子长叹一声,又吧嗒吧嗒嘴,“那地方,我都不敢再去了,不过离这里不算太远,百八十里的地方,叫放牛沟。那地方不太好走,也在老林子里,听传说,说那地方,很早很早以前,是女真人祭祀鬼神的地方。”

    王小六儿缩着肩膀,摇摇头,“您说的那地方,我倒也有所耳闻,那地方之所以叫放牛沟,就是因为有个传说,传说,古时候,有人看见过仙人在那附近放牛,也是一头金牛,所以那地方叫放牛沟。”

    “仙人?”

    黄瘸子一咧嘴,“确定是仙人么?”

    “大概的,也就是些伥鬼罢了。”

    王小六儿淡淡一笑,“放牛沟那个地方,是个风水要冲,名叫,伏地金牛穴,我听我爷爷讲过,当年我了憋那水底的金牛,九指神丐前后去了三次,最后都失败了,后来,按我爷爷的说法说,那金牛,可能是有人有意为之,就是钓鱼去的。”

    黄瘸子一愣,“这话怎么说呢?”

    “那伏地金牛穴中,养了一头金牛,您不觉得,这事儿本身就很蹊跷么?要单单是一头金牛,哪有那么厉害,我听闻,死在那里的人,基本上都是一些有名的人物,不过我没见过,也是猜测罢了。”

    黄瘸子点点头,“或许吧。”

    王小六儿撩起眼皮看向黄瘸子,“您见过那大金牛么?”

    “见过,就长得像个大水牛一样,金光闪闪的,不过,那东西很警醒,一见着人,就不见了,想接近它,需要处理一下。”

    黄瘸子给自己又点了一根烟,“我们当时,有个秘方,能避开那东西的主意。”

    王小六儿撩起眼皮看看黄瘸子,“牛尿拌塘泥,是不?”

    “你小子……”

    黄瘸子上下打量,然后点了点头,“你爷爷跟你说的?”

    “差不多吧。”

    王小六儿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可惜这东西,现在遇不上,要不然,我真想见识见识。”

    他又一抬头,看向了黄瘸子,“诶,这次张家人又要过来,不是奔着这金牛来的吧?”

    “不是。”

    黄瘸子摇摇头,然后抱着肩膀,又说,“他们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但具体是奔着什么来的,我不清楚,就算我知道了,我也不能说,这是规矩。”

    王小六儿点点头,“这我倒是能理解。”

    “理解万岁。”

    黄瘸子一伸手,跟王小六儿碰了一下杯子。

    “其实,我这次来,也不是为了打探什么,主要是想借您的口,跟那边儿说一声,过去的时候,我爷爷他们这一群人,跟张家为首的一群人,是有点儿恩怨,但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的意思呢,人呢,总得往前看,一直沉溺在过去的事情里,不能自拔,那也不好。当然了,我说这话的意思,也不是说,我是来故意跟你们求饶的,要真想算算账,我也奉陪。”

    黄瘸子一阵苦笑,“现在这时候,即便倾张家上下所有的能人一起上,恐怕也奈何不了你。”

    黄瘸子顿了顿,又看向王小六儿,然后一字一顿地小声说,“林峰那样的人,都奈何不了你,别人,就更不用说了。”

    王小六儿听出了黄瘸子的话外之音,笑了笑,也没搭茬儿,黄瘸子也明白怎么个意思,两个人又聊了会儿别的,总得来说,气氛上,还是很和谐的。

    王小六儿没有逗留太久,很快就离开了,他又去药店转了一圈儿。

    药店那边儿还挺忙,来看病的人,都排着队呢,老王头儿这医术确实不是吹出来的,很短的时间,就打出名头了,这店里真是一天比一天热闹。

    店里这边儿有时候忙不开,那小妮子就跑来帮着照看照看,小妮子看见王小六儿,就高兴得不得了,王小六儿坐在那里也帮着帮衬了一阵子,顺便儿跟爷爷奶奶聊了会儿,看时间也不早了,就先带着小妮子回去了。

    最近社会上不太平,总是有十几岁的姑娘小伙儿失踪,王小六儿也不敢让小妮子自己回去,所以在可能的情况下,都是接她下班。

    本以为回去的时候白胜簪会在家里呢,没想到回去的时候,家里还没人,这边儿王小六儿也没给白胜簪打电话,因为王小六儿知道,白胜簪那样的女人,一肚子主意,她要是真心决定要走,谁也拦不住。

    没想到白胜簪还回来了,回来的时候,大包小裹地拿着不少东西,王小六儿一看,挺纳闷儿,一问之下才知道白胜簪逛商场去了,连着给那小妮子和王小六儿买了不少东西。

    那小妮子接了东西在手里,有些犹豫,第一时间就跑到了王小六儿面前,提溜着一个个包装袋儿,嘟着小嘴儿,也不作声,那样子,像是在征询王小六儿的意见似的。

    她跟白胜簪不熟,这东西,收还是不收,拿不准。

    王小六儿看她那小样儿,就知道她想要,摩挲摩挲小妮子,“还不谢谢白姐姐?”

    小妮子一听这话,立即高兴起来,龇着小白牙,“谢谢白姐姐!”

    “去吧,自己拿回去试试!”

    王小六儿轻轻一拍,小妮子一溜烟儿似的就跑了,王小六儿坐在一边,看着白胜簪那曼妙的身材满眼都是喜欢。

    “我给你买了两件外套,还有点儿别的。”

    白胜簪白东西放在茶几上,低头翻看着,却不想一扭头,正看见王小六儿一脸暧昧地瞄着自己呢,白胜簪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故作姿态地娇嗔道,“你别老盯着我看,行不行?”

    王小六儿一听这话,显得有些不乐意,“咋的,用人家的时候,一宿一宿的,我看看都不行了?”

    白胜簪一听这话,小脸儿红扑扑地,忙打了他一下,“说什么呢!”

    话说完,王小六儿也出手了,王小六儿拉着白胜簪的小手儿往怀里一拽,白胜簪倒也没怎么矜持,身子一扭,直接坐在了王小六儿大腿上,“诶,你干嘛呀,诶……”

    “诶呀,让我稀罕稀罕!”

    “诶呀~~~”

    白胜簪笑得合不拢嘴,也拿王小六儿没办法,此时的白胜簪像是被王小六儿降住了似的,任凭王小六儿在那为非作歹,也使不上多大力气,人都说,凶拳不打笑脸人,这话显然有道理,更何况,眼前这个男人带给白胜簪的欢愉,还是白胜簪从未有过的。

    有些事情,一单越过了红线,就很难弄,此时的白胜簪对这种事情就是深有体会,如果说,以前的时候,白胜簪是个高冷的冰美人的话,那现在,白胜簪的地位,基本上算是急转直下了,在王小六儿这里,装是装不起来了,倒更像是个刚过门儿的小媳妇似的。

    其实白胜簪现在,打心眼儿里有点儿害怕王小六儿,这事情,就很奇怪,但确实如此,她对王小六儿,是又怕,又爱,连看着他的眼神里,都带着浓浓的宠溺。

    “诶呀,差不多行了!”

    两个人在一块儿嘴儿里一会儿,白胜簪看王小六儿越来越不老实,赶紧挣脱了他的束缚,然后回手,狠狠地在王小六儿的肩膀上打了一下,一脸娇羞地小声说道,“越来越不像话了,再这样,我打你嗷!”

    王小六儿在那笑得合不拢嘴,但也不着急,此时的白胜簪,跑还能跑哪儿去,他笑眯眯地欣赏着白胜簪那曼妙的身材,就像是在欣赏一件惹眼的艺术品似的。

    白胜簪可会了,今天特意换了一条紧身牛仔裤,浅灰色的,很紧那种,她小腿纤细,大腿浑圆,虽然总体偏瘦偏高挑,但绝对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说白了,该有肉的地方,一点儿不少,不该有肉的地方,一分不多。

    王小六儿的医术,在整形塑身这块儿绝对是有点儿绝活儿的,可王小六儿不得不感叹,造物主最神奇的地方在于,即便你有通天的手段,捏出来的美人,也不若白胜簪这般的浑然天成。

    白胜簪的身材,可以说是独一档的,那是一种介于米姑娘这样青春茂盛的大姑娘和沈韵那种成熟妩媚的御姐范儿之间的一种状态,别看她地位颇高,但实际岁数不大,顶多也就二十出头儿,像极了一个刚过门儿的小媳妇儿那种。

    只是,这小媳妇儿,女神范儿拉倒顶儿了,尤其是那雪白的香肌映衬着那樱桃小嘴儿,看着诱人极了,叫王小六儿喜欢得不得了,这么说吧,白胜簪,是那种,一天到晚啥也不干,往那一坐,都能让王小六儿看上几个时辰的主儿。

    对于这种艳羡的目光,白胜簪原本早就习惯了,哪个男的见了他,不都馋得流口水?

    可独独这王小六儿跟别人不一样,像是会点儿啥似的,别的不讲,就现在,王小六儿瞄她一眼,白胜簪就忍不住脸红心跳,要是给他一上手,那更完了,想想自己现在这没出息的劲儿,白胜簪耳根子发烫,直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你再看我,我把你眼珠子给你挖出来!”

    白胜簪熬不住了,轻咬朱唇,撒娇似的朝王小六儿伸出两根手指,那大眼睛一瞪,英姿飒爽,还带出了一股子说不出的俊俏劲儿。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