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诡锁困房

    哗啦啦!

    哗啦啦!

    “什么声音?”

    值班室内的四人听到震耳欲聋的锁链声,全都骇然。

    停尸房在负一楼,属于医院单独隔出来的空间。

    周围全是墙壁。

    再远一些,便是地下停车场。

    怎么可能有铁链子环绕在值班室的四周,仿佛将整个值班室都捆起来了似的。

    听着铁器不断发出摩擦碰撞的声音,老张朝外喊了一声:“谁在装神弄鬼?”

    他常年在停尸房里呆惯了,胆子大,不怕邪。

    但值班室外只有锁链声,并没有人回答他。

    他又喊了一声:“臭崽子,你们不要让我逮住。别以为用音箱放些声音,就能吓唬得了老子。”

    在停尸房久了,什么没见过。

    老张可没有少遇到大晚上偷偷跑来停尸房试胆的家伙们。

    通常都是些愣头青。

    虽然今天有些怪,大白天就有人跑来整蛊了。

    更怪的是,随着他的喊叫,那铁链摩擦的声音更加刺耳地传了进来。

    响得人瘆的慌。

    值班室坐落在走廊的末端,只有一扇窗户,正对着对面的停尸场电梯。

    而左侧是停尸房的大门。

    一目了然。

    窗外,分明什么都没有,

    可锁链的声音,却又近在咫尺。

    就仿佛伸手就能摸到。

    “这些可恶的兔崽子。”

    老张气不打一处来,手里抓着手机,猛地将门一拉。

    准备走出去把整蛊他们的小年轻给抓住,拍照留档。

    看看究竟是谁,今后还敢再来装神弄鬼!

    眼看老张就要一脚走了出去,刘厚瞳孔一缩,厉喝一声:“张老,千万不要出去。”

    但,喊得太晚了。

    老张听到他的喊叫,愕然回头。

    拿着手机的一只胳膊却已经探出值班室。

    只听一声惨烈的痛苦嚎叫。

    老张探出去的右手臂,竟然被空中某种无形的力量给生生扯断。

    不错,确确实实是扯断的。

    就仿佛空气里看不见的锁链,缠在了老张的胳膊上,然后用力一拔。

    拔萝卜似的,将老张的整根手,都扯了下来。

    血溅当场!

    当看到血喷出的地方时,众人全都惊呆了。

    只见鲜血在空中洒出了扯断老张手臂的凶物轮廓。

    竟然真的是一条一条的锁链,纵横交错。

    死死缠在了值班室外。

    就像将整个值班室,都封印了起来似的。

    看得人毛骨悚然。

    “这,这是什么东西?”

    鲁清涵脸色发白,哪怕她不肯承认。

    但内心深处,她已经也有些相信了。

    刘厚一直都没有欺骗她。

    以往时时刻刻回响在她耳畔的锁链声,确有其物。

    刘厚冷静地看了一眼将管理室牢牢捆住的锁链。

    喷在锁链上的鲜血,似乎让锁链发出了更为欢畅的金属交鸣声。

    血很快就被吸收掉,消失得无影无踪。

    连带着被鲜血喷到显形了的锁链,也再次消弭于空气中。

    虽然看不见了,但是外界传来的锁链声,又响了许多。

    “快救人。”

    老张痛得晕厥在地上。

    刘厚朝护士长吼了一声。

    “喔,喔喔,好。”护士长这才从惊恐害怕中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给老张止血。

    老张情况不妙。

    但在现在的状况下,晕过去的人,可比清醒着的人幸福多了。

    至少不需要再担惊受怕。

    护士长从值班室里找到了急救包,用扎带捆死老张的手。

    终于,断手上的血勉强止住了。

    她又扑到了值班室的电话前,想要打给外边的医院高层。

    可,她一拿起座机的电话,却整个人都瘫软下来。

    无力地跪坐在地上,满脸绝望。

    “怎么了?”

    刘厚看着她,心里有股不详预感。

    护士长苦笑,声音都在哆嗦:“座机电话的线,断了。”

    “断了?”

    刘厚瞥向窗外,哪里还不知道。

    电话线,肯定是那些锁链邪秽故意弄断的。

    它想将自己一行人困死在停尸房。

    而这里又是地下,手机本来就没有信号。

    若是不通过座机的话,根本就无法联系到外界。

    麻烦了。

    这锁链邪秽,究竟想要做什么?

    不光引诱了鲁清滢进停尸房,现在又将他们困死在这里。

    目的,定然不简单。

    甚至,远远不只是想要取他们的性命。

    护士长看着晕过去的老张,急道:“我们现在怎么办?老张的情况很危险,我只是简单地给他包扎止血。

    如果不及时抢救的话,他不光手臂保不住,就连命恐怕都再也救不回来了。”

    老张年纪不小了,失血过多,又是扯裂伤,伤口不齐整。

    动手术接上去本来就很有难度。

    如果再拖时间,怕是神仙都难救。

    刘厚冷静地绕着这间小小的值班室逛了一圈,突然眼睛一亮。

    值班室的其中一道墙边上堆满了杂物。

    但是在杂物后边,貌似藏着一扇门。

    他几步走过去,移开杂物,敲了敲门,问护士长:“护士长,这扇门通往哪里,你知道吗?”

    护士长思索了片刻:“这应该是通往停尸房的应急门。”

    “行,停尸房里应该有更多的药物对吧,而且还有停尸柜。

    只要将老张的断手放入停尸柜中,以停尸柜的低温,应该能给老张多争取点做手术的时间。”

    护士长点点头:“对,理论上是可以的。”

    “那我们就先去停尸房,说不定能在停尸房内找到逃出去的办法。”

    刘厚从身上一摸,摸出了一卷铜线。

    手指一弹,铜线的一端就飞出了值班室的门,勾在了老张的断手上。

    再一收,铜索卷起飞回,断手也落入了刘厚手中。

    鲁清涵和护士长都被刘厚这一手精湛的功夫,给震惊了。

    “没想到这位病人家属还会功夫。”

    护士长眼睛一亮。

    她虽然是个三十多岁的女性,平时在医院中生老病死见多了,本来胆量也不小。

    可是当真的遇到了诡异的状况时,整个人都懵得像是个刚出社会的孩子。

    手足无措,心慌意乱。

    现在的状况下,有个会功夫的人,虽然没啥多大的帮助。

    但是心理安慰还是有的。

    值班室的后门上着锁。

    护士长到处找了找,又慌了:“奇怪了,我找不到开门的钥匙啊。”

    “不用找钥匙。”

    刘厚能听到锁链的哗啦声在逼近,整个值班室都有变形的征兆。

    估计那些捆住值班室的锁链,已经在将值班室勒紧了。

    不多时,便会生生把值班室给勒散架。

    事不宜迟,他一脚踹在了应急门上。

    金属防盗门发出惨烈的呲牙声,竟然被他一脚踹开。

    这暴力一脚,让鲁清涵和护士长听得牙齿都酸了,眼睛都直了。

    “走,你们先进去。”

    刘厚招呼着两人先进入停尸房,自己断后。

    就在护士长第一个走进去,而鲁清涵正要钻入应急门的瞬间。

    值班室终于不堪重负。

    在一瞬间,塌掉了。

    刘厚和鲁清涵再无保护,暴露在了绞肉机似的锁链阵中。

    四面八方,全是哗啦啦,朝他们扑过来的锁链声。

    危机近在咫尺!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