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至强之道!圣陨!

    “这是真实实力的比拼,没有什么侥幸可言!”

    天尸老人心中凝重。

    达到苏长空与卫圣心的程度,什么战术都基本是空谈,偷袭或是突然施展杀招的爆发,都没用,秋风未动蝉先觉,对方提前就能预感到危险,并加以应对。

    除非是双方差距悬殊到形成压制,让对方连危险都感知不到,否则也只有正面硬实力的对决,和临阵的应变,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姬雪潇也精神集中,一但苏长空不敌卫圣心,她便会选择炼化神种,就地入圣,与苏长空联手对抗卫圣心。

    下方群邪山脉中,一条条蟒龙似的触手携带着撕天裂地的神威,从四面八方袭来,完全将苏长空包围。

    晋升武圣层次,卫圣心体内的神种与他彻底相融,非死亡难以分开,这也令他能完全发挥出神种中的神通威能,那神通衍化出的邪帝兽,真如有无尽海霸主的神威,随意一动就能够爆发出摧山断岳的神威!

    “死啊!我要你死!”

    卫圣心彻底疯狂,双眸都染上了丝丝血色,苏长空毁掉他的修行之路,不让苏长空付出最惨重的代价决不罢休!

    “那么……来吧!”

    苏长空浑身皮肤赤红,战纹古朴、威严,散发着焚烧虚空的灼热,正面面对一个武圣,让他战意沸腾,体内真血疯狂流淌,他就如同一头人形真兽般,体魄之强,胜过一般不擅长炼体的武圣。

    “噼啪!噼啪!噼啪!”

    苏长空丹田之中,一滴、两滴……足足十滴玄龟真元在同一时间炸裂,一股能将人身体都瞬间撕裂的可怕真元自苏长空的经脉、骨骼、肌肉中喷薄而出,简直像是深渊大海一般的在咆孝!

    若非苏长空真血爆发,修成巨鲸战体,敢于一次性爆发10滴真元,那就是找死的下场,即使如此,一次性爆发出10滴玄龟真元,也是苏长空如今的极限,让他身体都有一种负荷到极限的感觉,再多一滴、两滴,都会直接损伤到经脉、筋骨。

    五禽戏.暴熊撼地!

    苏长空化意为形,在他身后,一头巨熊虚影浮现,在海量的玄龟真元注入下,巨熊虚影的身躯飞速凝实、膨胀,达到近百丈高的程度,棕色的毛发,巨大如小山的熊掌,简直与在真兽图神意中见到的真兽暴熊一般无二。

    暴熊露出满口尖牙,凶威慑人,它两只巨大的熊掌高高抬起,看似缓慢,实则迅捷到了极点,让时间都产生了错乱般,对着大地怒拍而下。

    “轰隆隆!”

    当熊掌落地的那一刻,大地轰然巨颤,无尽的狂风呼啸,震荡的巨力以苏长空所在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大地天空扩散而出。

    大地凹陷,沙石与飓风混杂在一起,形成接天连地的龙卷风,方圆数里的范围,地面产生了塌方,显露出如一个陨石坑般的巨坑。

    “轰轰轰!”

    空气中,响起了一连串的轰鸣声,那一条条绞杀、抽打、突刺而来的触手,在暴熊撼地产生的震荡冲击之下,接连碰撞炸裂,那一条条像是蟒龙般的巨大触手,都被生生震荡的向着四周抛飞,厚重的鳞片都碎裂脱落。

    甚至于这一记10滴真元爆发下的暴熊撼地,远处的卫圣心都遭受波及,只能躲在庞大的邪帝兽的身躯之后,避免被正面冲击。

    “怎么可能?他在入圣境界的压制下理应连天地灵气都调动不了多少,可却挡得住我邪帝兽的攻击?”

    卫圣心有些难以置信。

    成就武圣之后,以武圣的威压,能够让境界比自己低的先天武者连天地灵气都调动不了。

    而无法调动天地灵气,苏长空单单凭借自身的内力、修为就能爆发出这种层级的攻击?简直……与神通无异!

    “卫圣心!给我死!”

    苏长空杀意沸腾,以暴熊撼地的无差别攻击将来袭的触手全部震开,苏长空发出一声震荡云霄的咆孝,他再度取出了星纹金强弓,难以调动多少天地灵气形成箭失,他则是以纯粹的玄龟真元凝聚成箭失,一连十滴玄龟真元炸裂,疯狂注入箭失之中。

    “卡卡卡!”

    整张大弓都被苏长空拉扯的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扣住弓弦的手指松开,真元箭失爆射而出。

    “轰!

    ”

    箭失一分为二,风与雷霆嘶鸣咆孝,阴阳转化,化为日月二箭。

    在这黑夜之中,群邪山脉内,一轮硕大的太阳与一轮银白的圆月交缠,将方圆百里的黑暗都完全驱散,让黑暗的山脉都犹如白昼!

    “这……完全是神通层次的攻击了!他究竟如何做到的?”

    姬雪潇同样骇然的看着日月二箭,携带着一股浩荡的神威,向着卫圣心爆射而去,这一击的可怕,完全不会亚于部分神通,而这只是一个先天武者爆发出的一击而已。

    10滴玄龟真元推动伪神通,其威能数倍、十倍的暴涨,已经超越了伪神通威能的范畴。

    卫圣心心中升起一股寒意,他一咬牙,整个人向前一扑,直接钻入了邪帝兽的身躯之中,来躲避苏长空这可怕的一击,以免被余波伤到。

    庞大的邪帝兽在虚空中游动,要避开苏长空这一击,但气息锁定,加上日箭、月箭的速度,根本避不开!

    “轰轰!

    ”

    日月双箭在命中目标的那一刻,炸裂了开来,日辉与月芒爆闪,刺目的辉芒让天地失色,只有毁灭的波动四散席卷,让周围的一切都重归混沌。

    “离远一点!”

    天尸老人惊惧的向着更高空飞蹿,拉开距离,生怕被波及到。

    那邪帝兽直径达到三四里的庞大身躯之上,裂开了两个巨大的窟窿,凝实的身体都虚澹了一些。

    “嗯?”

    苏长空则心中勐地警觉了起来,只因为那巨大的邪帝兽迅速缩小,直至肉眼不可见,敏锐的感知都无法感知的到。

    是卫圣心,他修炼的芥子须弥经运转到极致,终于是以芥子纳须弥之法制造出能够容纳庞大的邪帝兽的芥子空间,让邪帝兽连同自身都进入了极为微小的‘芥子’空间之中,小到感知不到,小到连敌人的攻击连触到触碰不到!

    “休!”

    苏长空身前的空气中,一根根拇指粗细,墨黑色的箭失凭空显现,爆射而出,每一根箭失都像是漆黑的墨水醉成的一样,散发着一股腐蚀、毁灭的力量。

    看似只有拇指粗细,实则是邪帝兽喷吐出的海量的带有腐蚀血肉、金铁的液体,加上卫圣心的芥子须弥经所压缩而成,不但威力强劲,触及到目标,就能将敌人腐蚀的都残渣都不剩。

    这些箭失从四面八方的虚空中钻出,封锁了所有能够躲闪的方位!

    卫圣心同样将神通与自身擅长的伪神通相结合,相当的棘手。

    玄龟元甲!

    苏长空不敢大意,本能的察觉到即使以他的巨鲸战体,接触到这些墨色液体形成的箭失恐怕都会被重创,他再度动用10滴玄龟真元,在体表形成了玄龟元甲,完全如蓝色晶体构造成的玄龟元甲,如大海般深邃,能够包容万物。

    “噗噗噗!”

    大量墨黑色的箭失轰击在玄龟元甲之上,墨黑色的液体飞溅,一股股强大的冲击力爆发,加上邪帝兽那腐蚀一切的力量,让玄龟元甲都在快速的消融。

    哪怕是武圣级的肉身,接触到这墨黑色的腐蚀液体,沾染到一滴,身体就得被腐蚀的血肉消融。

    “躲在虚空中?那就将这片空间都禁锢!魔猿摄空!”

    苏长空眼中浮现暴戾之色,虽然不知道卫圣心用的是何种手段,但也能猜到与空间有关。

    苏长空没有吝啬玄龟真元的使用,丹田中十滴玄龟真元炸裂,百丈高的黑毛巨猿虚影犹如一座山峰耸立,它猿臂伸展,两只巨大的手掌狠狠一捏。

    “卡卡卡!”

    成片的虚空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凹陷、碎裂,产生了塌方,连天空中的云雾都溃散开来。

    五禽戏单一的杀招不强,但胜在全面,能够应对各种情况!

    “不好!”

    卫圣心意识到了不妙,眼皮一跳,他感觉到了一股巨力挤压而来,他的芥子须弥经虽然玄奥,是邪帝在古遗迹中获得的一门绝学,可终究没练到圆满的境界,只是伪神通的层次。

    苏长空10滴玄龟真元推动的魔猿摄空,则已实实在在有寻常神通的水准。

    “噼啪!”

    炸裂声中,卫圣心、邪帝兽藏身的芥子空间被凹陷的虚空挤压,直接炸裂了开来,身体庞大的邪帝兽从虚空中显现而出,出现在苏长空身前不远处,接连遭受苏长空极限爆发的重击,它的身躯已然是千疮百孔。

    “该死!该死!芥子纳须弥!”

    躲藏在邪帝兽体内的卫圣心额头冷汗直冒,他急忙运转芥子须弥经,想要再度制造出芥子空间,遁入其中,但苏长空没给他这个机会。

    “卫圣心!受死吧!”

    苏长空眼眸中满是森冷的寒芒,他腰间的书香袋之中,一道血光绽放,散发着毁灭、混乱的气息,那是一把血色的长刀,正是血狱刀!

    血狱刀由苏长空以五颗血神种打造而成,威力巨大,但使用会消耗血神种的能量,也因为不稳定,以刀魂附着其中,才能相对稳定的发挥出其威能。

    苏长空眉心中刀魂离体,附着进血狱刀内,他粗壮的手臂狠狠一甩,将血狱刀向着眼前从炸裂的芥子空间中显现而出的邪帝兽投掷而出,其目标是邪帝兽的头颅,确切来说是躲藏在其中的卫圣心!

    这邪帝兽防御力相当强悍,体型庞大,连续抗了苏长空三次10滴玄龟真元的极限杀招都并没有崩溃,加上它是神通显化而出,并非真正的活物,卫圣心只要消耗真气,就能令其身体修复。

    持续的消耗,苏长空是扛不住的,他丹田中的玄龟真元,其实已经消耗了近半之多,必须快速击杀卫圣心!

    “噗!”

    在苏长空强大的臂力投掷,加上刀魂附着,催动血狱刀的威力,血狱刀化为了一道血色的流光,摧枯拉朽的撕裂了邪帝兽的鳞片,刺入它的血肉中,在它庞大的头颅中穿梭、感应,寻找着卫圣心的所在。

    “在这里!”

    而借着刀魂的感应,苏长空感应到了藏身于邪帝兽头颅中的卫圣心所在,刀魂操控着血狱刀,疯狂切割、穿梭,破开层层阻碍,直袭躲藏在其中的卫圣心!

    “那就一起死吧!”

    卫圣心预感到了如芒在背的危机,不等血狱刀穿刺而来,他脸色狰狞的怒吼出声。

    “轰隆!”

    那庞大的邪帝兽身体极速的膨胀,整个身躯就像是充气充到了极致的一颗气球,整个的炸裂了开来,化为了黑色的汁液,如山洪倾泻向着四周冲击、席卷。

    地面接触到这些汁液,悄无声息的被腐蚀出了一个个的坑洞。

    苏长空离的最近,大量的墨黑色的汁液像是浪潮一样将他卷入,令他体表的玄龟元甲都暗澹、被迅速的腐蚀。

    无声无息的,群邪山脉间多出了一个被墨色侵染的巨坑,坑洞的边缘,还在向着外界蔓延,如要将整座群邪山脉腐蚀殆尽。

    “卫圣心的气息消散了?他死了么?死无全尸!”

    天尸老人有些震撼的看到了下方的一幕,庞大的邪帝兽宝爆开,化为腐蚀的墨黑色液体,瞬间便将方圆数里的范围给吞没进入其中,并向着四周蔓延,令方圆近十里范围内的大树、花草、山脉都被同化、腐蚀,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湖泊般的凹坑。

    相信即使过去数百上千年,这破坏都永远存在。

    卫圣心入圣后被苏长空逼迫到了绝境,选择了自爆,与他同归于尽!

    乌黑的墨色液体之中,苏长空的玄龟元甲被腐蚀了个七七八八,不少充满腐蚀性的液体顺着玄龟元甲向下淌落,但他并没有理会,而是目光如炬的看着前方的虚空。

    “想逃?”

    苏长空脸上满是杀气,再度以玄龟真元推动魔猿摄空,双手狠狠一捏。

    “卡卡卡!”

    前方空间凹陷、碎裂,空无一物的虚空中,一个人影显现而出,正是卫圣心!

    只是此时的卫圣心不复先前的疯狂和狰狞,而是面色苍白,额头冷汗滴淌。

    就地入圣,可卫圣心依然不是苏长空的对手,更是察觉到了致命的危机,这让他咬牙,选择引爆邪帝兽,让人以为他已经身陨,玉石俱焚,实则本身遁入芥子空间中,悄然的想要逃离此地。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哪怕心中对苏长空恨意滔天,卫圣心也只有选择逃命。

    但苏长空哪里可能如此轻松的被蒙骗过去?在刺入邪帝兽体内的血狱刀刀魂感应之下,他清楚的‘看’到了在引爆邪帝兽之前,卫圣心身体极速缩小,遁入了伪神通制造出的芥子空间之中,苏长空毫不犹豫的以魔猿摄空硬生生将虚空连带他的芥子空间都给捏碎。

    卫圣心神通被破,身体变得虚弱至极,面对魔猿摄空巨力的挤压,他疯狂的抵抗,可周身骨骼也发出“卡卡”的脆响声,若非他已是武圣之体,早已被挤压的粉身碎骨。

    卫圣心眼中满是不甘,他疯狂的咆孝着:“如果……如果我的芥子须弥经练到圆满,死的绝对是你!”

    卫圣心的芥子须弥经蕴含虚空的奥妙,进可攻退可守,若是达到圆满的神通层次,他遁入芥子空间中,苏长空即使全力出手,也根本不可能触碰到他分毫。

    而卫圣心则能轻松躲在芥子空间中对外面发动攻击,立于不败之地,哪怕遇到比他强的敌人,也根本不可能威胁到他。

    卫圣心满是不甘和恨意,以及浓烈的恐惧,高傲的他没有求饶,心知求饶苏长空也不可能放过自己,还能保留一点尊严。

    “是么?”

    苏长空面无表情,没有理会卫圣心疯狂的吼叫,他知道今日赢的是他!

    “噗!”

    苏长空意念一动,刀魂附着的血狱刀直直化为一道流光一闪而逝,从被魔猿摄空挤压束缚的卫圣心的额头一穿而过,洞穿出一个血窟窿,将他识海都给穿透。

    “嗤!”

    并且一个盘旋,将卫圣心头颅给生生割了下来,让他死的不能再死!

    “明明……再给我两三年时间,我便有信心将芥子须弥经练到圆满……修出神通的……”

    卫圣心的眼中仍然残留着不甘,再给他一点时间,他绝不会败,而是将一飞冲天,超越先祖,可……没有如果!

    天空中翻涌的邪云渐渐散开,两股慑人的凶威也逐渐趋于平静。

    “赢了……”

    察觉到卫圣心生机断绝,识海崩毁、破灭,苏长空长长的出了口气,他明白……是自己赢了。

    以先天修为,面对一个武圣,逆行伐圣,战而胜之,将之当场击毙!

    这说出去都没人信!

    “卫圣心的那门伪神通的确玄奥,应该是他主修的绝学,若是达到神通层次,面对我起码能够立于不败之地,来去自如,还好……没让他顺利突破!”

    苏长空暗暗道,与卫圣心的一番交手,让他也明白卫圣心最为厉害的是他修炼的与空间有关的绝学,达到神通层次,不同凡响!

    而炼化邪帝神种入圣,终究卫圣心不是真正的邪帝,这门神通‘邪帝兽’在他手上发挥出的玄奥只能算是稀松平常。

    若是真正的邪帝,他是靠自身修出的神通,同样一门神通,绝对会远胜过卫圣心!

    靠着神种入圣,只是最弱的一批武圣。

    当然,苏长空没有妄自菲薄,再弱武圣也是武圣,能以先天的修为,甚至连一颗神种都没有,斩杀一个入圣武者,这放在古圣国,都是一件能让人声名远播的壮举!

    “刀无锋……真的赢了?他用的是伪神通,应该是多门伪神通结合起来,才能有这样的战力,但能匹敌神通,哪怕是较弱的神通……依然是强大到有些超出常理,难道……他修炼的武功是靠自身走出的路,而并非修炼的他人创造的绝学、准绝学?”

    姬雪潇亲眼目睹苏长空击溃、斩杀卫圣心的全过程,同样震撼于这只在传闻中听说过的事迹出现在眼前。

    同时姬雪潇心中一动,隐隐有所猜测为何苏长空连一颗神种都没有,却能强到这种地步!

    姬雪潇曾听自己师父说过,修炼绝学,一门绝学练到圆满,就能修出神通,成就武圣,过程很困难。

    但实际上修炼绝学成就武圣,是很难胜过创造出这门绝学的武圣的。

    因为自己创造出的绝学,是最为贴合自身的体质的,每个人体质都有细微的差异,适合自身,但不一定适合别人,同样的功法,同样的神通,但实力强弱则可能很悬殊。

    这不免令姬雪潇想到苏长空能做到以数门伪神通击溃一个入圣的武圣转世,不止因为他掌握的伪神通的数量多,而且还因为这些伪神通格外强大,并非修炼的他人的绝学、准绝学,因而完美契合自身,才能相互配合,爆发出堪比一般的神通的威能!

    靠着自身开辟出道路,这才是至强之道!

    “刀无锋……或许比我想象中的还妖孽,武圣对他来说,估计只是一个起点,未来大概率能够铸造神体,在武圣中都能横行一方!”

    姬雪潇暗暗惊叹,这小小的一个大炎皇朝,诞生出了如此一个妖孽,让人不得不为之惊叹!

    “刀兄真的斩杀了卫圣心,还是入圣后的卫圣心?”天尸老人无疑比起姬雪潇更加震撼,在他的认知中,最强的先天也难以匹敌最弱的武圣,这是铁律。

    可苏长空完全违反了常理,以先天之境逆伐武圣,若非亲眼目睹,天尸老人都不会相信。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太巨大了,天尸老人本身天赋不算好,靠着苦修、机缘和活得久才能走到这一步,看到入圣的曙光。

    这么多年天尸老人见过的妖孽、天骄多如牛毛,而苏长空无疑是其中最为让人捉摸不透的,神秘而又强大,仿佛无所不能!

    自己修炼数百年,比不过对方修炼数十年。

    “若我是女人的话,估计都会忍不住倾慕于这等人物……可惜了……”天尸老人心情复杂。

    苏长空自然不知道姬雪潇、天尸老人复杂的情绪变化,他此时有些兴奋的清点着战利品。

    群邪山脉中是邪帝留下的遗迹,虽然苏长空与卫圣心的大战损坏了大量的灵草,但光是这群邪山脉中大量的灵脉,就已是巨大的收获。

    而最为巨大的收获,则是无数武者梦寐以求的瑰宝!

    “神种!”

    在卫圣心死后,他眉心部位,隐隐有一颗黑色的晶体凝结而出,仿佛蕴含着无穷的玄奥。

    正是神种!

    (更新预告,下一章更新时间为17号22点0分)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