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李公子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拱手作揖道:「在下李刚,见过世子爷、世子妃。」

    「你是李尚书的公子。」裴翊当下便将有过一面之缘的李刚给认了出来,然后问道:「你们是要来搭画舫游河的?」他的目光缓缓地从这群公子哥身上掠过,在看见席世勋那狼狈的模样时,忍不住轻挑了下眉头。

    李刚没错过世子这挑眉的举动,看样子世子是知道席世勋的,以后他还是少和席世勋连络的好。

    倒是世子妃似乎完全没注意到那人的存在,雍容华贵的朝他轻点了下头之后,就端庄贤静的站在世子身旁,在世子开口说话时温柔地凝望着他,静静地听他说话。夫妻情真,众人有目共睹。

    李刚很想转头去看席世勋现在是什么表情,但还是强忍住了,只是回想刚刚他狼狈的样子,再对比眼前这对鹣鲽情深、幸福美满的夫妻,顿时他就只觉得席世勋这个人当真是愚蠢至极。

    「是,不过看样子这心血来潮的游河之行势必是得作罢了。」李刚回答世子爷问话,摊了摊手,一脸认命的表情。

    世子爷只是轻笑了一下,却没多做解释,也没有抱歉的表示,只道:「不能游河也有其它精彩节目可看,若是没事倒是可以多待一会儿。」说完便携着世子妃朝河岸上那艘最大最豪华美丽的画舫走去,登上了船。

    天色渐暗,河岸两侧平日总是三三两两各自点亮的灯火,今天却在同一时间此起彼落的点亮了起来,就像跳舞一样,不一会儿昏暗的漓河岸上便灯火辉煌的有如白昼,盏盏精妙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起,美不胜收。

    河面上唯一的画舫在轻波荡样中缓缓地往前行,丝竹乐声从画舫内悠扬的响起,缓缓加入清亮的歌声,优美得让人不由自主的驻足聆听。

    画舫上,兰郁华满脸藏不住的惊喜与新奇,四处走动,流连忘返的张望着,只因为不管是上辈子或这辈子,这都是她第一次上画舫游河。这种画舫飘香,丝竹声慢的美人窝、温柔乡向来都是纨裤们与才子们的天堂,与名门闺秀和良家妇女无缘,所以她真的作梦都没想到他会带她到这里来。

    「你怎会突然想到要带我来这儿?」她带着掩藏不住的惊喜与开心转头问夫君。

    「看样子你真的忘了。」裴翊表情有丝怪异,又有些心疼与无奈。

    「忘了什么?」兰郁华眨了眨眼睛,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今天是你的生辰。」

    「啊?」兰郁华呆若木鸡的看着他,认真的想了一下日子,这才发现好像是真的,今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

    回想起来,她嫁给他都快要满三年了,但两人却分别了近两年半的时间,也因此她十六岁和十七岁的生辰因他的失踪与忙碌都没心情过了,连同这十八岁的生日她都在不知不觉间习惯遗忘了,没想到他却记得,还送了她这么一个意想不到的生日礼物。

    「谢谢你,夫君,我很喜欢这个生日礼物。」她对他说,眼中溢满了柔情与爱意。

    「生日礼物是别的。」他说。

    「别的?」她讶然的看着他,然后忽然想到。「对了,你刚才好像和那位李公子说还有别的精彩节目可看。是什么?」她好奇的问。

    他没有回答,却突'然反问她一个问题,「刚刚你有看到那个人吧?」

    「看到谁?」她眨了眨眼,满脸茫然与疑惑。

    「席世勋。」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说出这个她几乎都快要遗忘的名字。

    兰郁华微愣了一下,明显疑惑的开口问道:「他刚刚也在那里吗?」

    「你没注意到?」

    她摇头,只见他仍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看得她莫名其妙。「怎么了?」她问他。

    「我有点吃醋。」他老实说。

    「啊?」她目瞪口呆,问他,「吃什么醋?」

    「过去你和他曾经定过亲。」

    兰郁华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但看夫君有些阴郁的表情又不似在与她开玩笑。她想了下,柔声的开口说:「既然夫君都说是过去了,又何必在意呢?我的确和那个人在儿时定过亲,但那都是过去的事,对我早已无任何意义,而夫君却是我的现在和未来,以及我生命的全部。」她认真地凝望着他,对他说:「我爱你。」

    裴翊的心情顿时整个都飞扬了起来,双眼闪闪发光。「我突然变得有点感谢他了。」他说,「谢谢他退了与你的婚约,让我能够娶到你,拥有你。郁华,我也爱你。」说完,他牵起她的手将她带往甲板的方向。

    兰郁华还在为他那句「我也爱你」晕乎乎的,感觉心跳得好快,整个人都飘飘然的好像要飞起来一样,因为她压根儿就没想过他也会对她这么说。我也爱你。今晚除了画舫和这句令她心情激荡的表白之外,他到底还要给她几个惊喜呢?她突然有些期待了起来。

    画舫的甲板上已备好了软榻、务酒与美食等他们入座,乐工在一旁奏着乐,伶人唱歌,舞姬跳舞,轻风微拂,明月高挂,繁星点点,织成了一幅旖旎景象。

    这气氛这美景绝对能让男子沉醉其中不能自拔,但对兰郁华这个女子来说,渡过了一开始的新奇与叹为观止之后,好像就变得有些无聊了,还不如找个戏班子唱戏要好听好看的多。

    所以陪夫君半躺在软榻欣赏了好一会儿歌舞乐曲之后,她终于忍不住转头问夫君,「这就是你说的精彩节目?」语气中有着浓浓的怀疑。

    裴翊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突然伸手拍了两下。

    瞬间,乐声、歌声和舞姬的舞蹈全都停了下来,并且安静地退到一边。

    「你看。」他对她说,伸手指向天空的明月。

    兰郁华抬头看去,突然就听「啪」的一声,一朵绚烂的烟花倏然在黑暗的夜空中绽放,有如星子盛开,一片繁星点点,闪烁生辉,而这只是开始而已。

    空中闪烁的花火未熄,地上又响起另一声「啪」声,接着同样的声音此起彼落的响起,随之而来的则是一朵又一朵绚丽的烟花升空,在天空中缤纷盛开,那五颜六色色彩缤纷的花火璀璨而绚丽,照亮整个夜空,美不胜收,也让兰郁华看得目不暇给、如痴如醉,整个心花朵朵开。

    烟花绽放过后,兰郁华依然久久回不了神,只因为太震撼、太美丽了,她一辈子都会记得今晚,记得夫君送她的十八岁生日礼物。

    「谢谢你,夫君。」她转头对他说,嗓音微哑,眼眶微红,真的很感动。

    「这是我该做的。」他摇头道,想到前两年都没能陪在她身边为她庆生,感觉很愧疚。他伸手将她拥进怀中,柔情万千的凝视着她,感谢的对她说:「郁华,谢谢你让我的人生幸福而美满。」

    甲板上的其它人早已在烟火放完后退进船舱中。

    望着他眼中和脸上的深情,兰郁华怕自己会因为太幸福太感动而哭出来,便故意用着轻松的口吻对他说:「这样你就觉得美满了吗?」

    「怎么,难道不是吗?」他觉得她好像话中有话。

    虽然强忍住,兰郁华依然眼泛泪光,在画舫的灯火照耀下闪烁着。她带着幸福的微笑,伸手拉起他的手,轻轻地覆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无声的诉说着今晚的另一个惊喜——这个惊喜是她给他的。

    裴翊一开始还没反应,接着他慢慢地睁大双眼,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惊喜的抬眼看向妻子,有些紧张,有些葡抖,又有些不可思议的轻声问道:「你的意思是……是……」

    「我好像又有了。」她笑着对他点头道。

    「这是真的吗?」他沙哑的问,颤抖的手轻轻地在她小腹上移动着。

    她点头,微笑的说:「虽然还没请大夫来诊脉,但已经迟了一个月,应该是有了。」

    裴翊的反应是低下头,柔情密意、温柔缱绻的给了她一个深深地长吻,然后才抬头哑声对妻子说:「谢谢你让我的人生幸福又更幸福,美满又更美满。我爱你,郁华,今生今世,一生一世。」

    兰郁华带着幸福的泪水,笑着偎进他怀里,伸手圈抱着他,在他怀中轻声念道:「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一生一世一双人。

    【电脑站:;手机站: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