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四九四 操纵

    http://

    欧根中尉对帝国的军事非常感兴趣,从先进的军事体制再到武器装备、战术战法都是如此,但是他在与李君威身边的观察团成员进行讨论之后,发现东方的军队已经与自己所处的完全不同。冰@火#中文www.xbing.cc

    也是在林茨,反奥斯曼的神圣同盟一方得到了一个喜忧参半的消息,在维也纳南部的一个坚决抵抗的城市被攻破,而且遭到了奥斯曼人的屠城,这个消息坏在有大量的百姓被屠戮,但好就好在,维也纳守军会因此战斗到最后一刻,这给了神圣同盟更多召集军队的机会。

    正如李君威预料的那样,索别斯基获得了神圣同盟的军事指挥权,但同盟需要更多的军队,而各方诸侯的援军都在路上,所以李君威有了更多的时间在附近游览,欧根中尉是皇帝利奥伯德派来招待和监视李君威的,但李君威却有让他大开方便之门的办法。

    作为一个狂热的信徒,且想要在战争中有所表现的家伙,欧根中尉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的麾下没有像样的军队,数量达到一千的意大利长枪兵更像是民兵,在战场上几乎没有作用,这已经不是三十年战争时期,三个长枪兵才配一个火枪兵的大方阵时代了,现在是火器主导的战场,往往四到五个火枪兵也配属一个长枪兵,而欧根中尉的兄长,仅仅愿意把一个不满编的骑兵中队交给他,只有不到一百骑兵,马匹羸弱,装备落后。

    而假如欧根中尉愿意为李君威提供方便的话,李君威愿意把麾下三百多名雇佣兵交由欧根中尉指挥,并且掏钱为他那个骑兵中队换可以淘换到的全部装备,在询问了李君威的要求之后,欧根中尉并不觉得很过分,也就同意。

    在李君威的要求之中,参观一些棱堡军事建筑算是比较过分的要求,但人数也不多,李君威更喜欢收集一些艺术品,会见一些欧洲的学者,当然宗教学者他是不感兴趣的,李君威喜欢的是从事数学、物理、天文等学科的人才,并且通过支持研究、提供资金的方式,说服一些人前往西津甚至于帝国本土。

    当神圣同盟认为积蓄的力量已经足够的时候,大军从林茨出发,前往维也纳的战场,这个时候,利奥伯德反而对李君威的态度温和了许多,屡屡请李君威前往行宫参加宴会,并且与其一起打猎,李君威对这种态度转换是有心理预估的,毕竟这位皇帝要面临一场不知胜负,一旦失败就要灭国的战争,而在他的东面是咄咄逼人的法国和几个异端国家,而东面的波兰虽然不至于灭国,但更多是因为与帝国建立的共同防御同盟,利奥伯德不得不为将来做打算。

    罗马,西班牙之外利奥伯德或许希望多一个选择。利奥伯德对帝国不了解,但是索别斯基了解,索别斯基很清楚的告诉利奥伯德,假如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国家是奥斯曼苏丹都不敢发动战争的话,那么肯定就是东方的中国,而假如奥地利灭亡,有一个国家愿意支持其复国,维持欧洲大陆的平衡的话,那么中国肯定也是其中最坚定的那一个。

    只不过利奥伯德的行为多少有些临时抱上帝的脚了。

    相对于利奥伯德的丑恶嘴脸,李君威更愿意前往战场欣赏一场史诗级别的战争,等到他抵达的时候,站在格兰山顶,与索别斯基站在了一起,而战斗早已在左翼方向展开,打了一个早上,奥地利军团和萨克森军团已经逐渐击溃了奥斯曼军队最北面的军队,且往南方压缩,这也吸引了奥斯曼大部分的注意力。

    李君威和索别斯基有说有笑的谈论着占据,从奥地利人送来的消息来看,帝国卖给奥斯曼的军队并未发出多大的作用,他们只是把燧发枪取代了火绳枪,射击速度有所增快,但帝国步兵军团的战术却没有学到任何一点,在于萨克森步兵交手的过程中并未占到多大的便宜。

    欧根中尉对二人的谈笑风生很是羡慕,在他看来这是真正上位者才有的雄风,也是他应该学习的对象,但欧根中尉也忐忑不安,他担心李君威答应自己的事会忘掉了,毕竟对于李君威来说那实在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下午一点的时候,当北面的浓烟有些消散,大量的奥斯曼军队从北面高地撤退下来,索别斯基对李君威说道:“殿下,奥斯曼人的右翼崩溃了。”

    “望远镜。”李君威吩咐说道。

    欧根中尉拿出李君威那架巨大的双筒望远镜,悄悄的把三脚架的旋钮拆掉了一个,所以侍卫们怎么也架不起来,欧根中尉走过去,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他本就比较矮,李君威把望远镜架上正合适,在望远镜的视野里,李君威看到了大量的崩溃部队,而在土尔肯桑茨的奥斯曼主阵地,因为右翼的崩溃也在大规模调整,把更多的兵力对准北面,防守卡伦山方向的兵力越来越少,而萨克森的炮兵也加入其中,打的奥斯曼中军有些混乱。

    “是时候了。”索别斯基低声说道,高举起了自己的手中的骑枪,而他手下的翼骑兵也纷纷拆卸下自己那用来装饰的双翼,跟随国王陆陆续续的下山。

    “国王殿下,我的军队该如何行动?”欧根中尉高声问道,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所拥有的实力实在是不值一提。

    李君威则是说道:“中尉,如果我是你,我会绕过卡伦山,到最南面去,等索别斯基国王冲散了奥斯曼人,你尝试一下是否可以杀掉穆斯塔法那个傻瓜,或者抢下他的军旗。”

    “不,我不能这样做,我是真正的贵族,应该像索别斯基国王那样战斗,率领骑兵冲击敌人。”欧根倔强说道。

    “他可不是贵族。”

    “但他比贵族还要贵族,您看,他站在翼骑兵的最前面。”

    “那是因为波兰的国王不值钱,他死了,很快就会再选一个上来,而且我不认为那是英雄的行径,如果他活下来,那很荣耀,假设死了,身为联军统帅的他死在战场上,会害死这个几万人的。

    而且他的做派也不像是真正的贵族,作为贵族他能让友军从天亮打到下午,与敌人拼的精疲力尽他才出现吗?他是一个统帅,一个将军罢了。”李君威平淡说道,索别斯基确实值得尊重,但并不值得崇拜,更不值得学习。

    两个人讨论的时候,波兰骑兵已经于奥斯曼的前沿军队接触,出乎李君威和欧根的预料,索别斯基竟然派遣了一支规模不到二百人的骑兵前去试探,这支骑兵几乎全部阵亡,之后索别斯基的骑兵主力才缓缓逼近。

    但已经不需要李君威说服欧根了,在望远镜里,奥斯曼大军里出现了一支‘逆行者’,所有的军队都在顶上前线的时候,这支高举了图格战旗,被宝石、黄金装饰衣甲的军队尤为的惹眼,那图格战旗是苏丹在伊斯坦布尔亲自授予穆斯塔法的,每一杆都有着辉煌的历史,也是不能丢弃的。

    这一点欧根中尉也深知,他已经不在乎是否符合贵族精神了,当即带上所有的骑兵下山,直接扑向了那支撤退的军队,事实也证明,这支被少量护卫护送离开的正是奥斯曼大军的总指挥穆斯塔法和图格战旗,这个愚蠢的大维齐尔的军事指挥一塌糊涂,又在关键时候抛弃了自己的军队,再没有什么能让他获得胜利的可能了。

    战斗持续到了深夜,当奥斯曼人被驱赶、消灭,这片世界的噪音就剩下了来自维也纳守军和平民的欢呼声、庆祝声,这个夜晚注定大部分人难以睡着,但李君威却睡的香甜。这场改变世界历史进程的战役在李君威这里仅仅是一场热闹罢了,他的工作全部是战役分出胜负之后,现在看来,最好的结局出现了。

    虽然欧根中尉受了伤,但年轻的他依旧兴奋,在李君威面前讲解他的英雄事迹,可惜的是,李君威希望的事没有发生,穆斯塔法逃走了,而且也没有斩获奥斯曼的图格,其实欧根中尉差一点就成功了,是匈牙利的骑兵挡住了他,这些基督世界的叛徒表现出了很强的战斗力。

    在确定了奥斯曼战败之后,李君威立刻派遣使者返回西津,要求徐邦延立刻前往伊斯坦布尔,甚至是贝尔格莱德,总之要找到苏丹,再贷一些款项给他,这个款项的数额在于剩余的近卫军官的胃口,总之要能够贿赂近卫军,保证他们不会造苏丹的反。

    奥斯曼失败了,这很有利于帝国,接下来就是保住苏丹的权位,毕竟他活着并且掌权,原来的贷款条款才会得到保护,如果换一个人,可能就会出现讨价还价。而对苏丹威胁最大的就是穆斯塔法,作为大军统帅而失败的他很有可能就地造反,杀进伊斯坦布尔。

    “中尉,很高兴这段时间拥有你这样一位朋友,但是很遗憾,我要返回帝国了。”李君威在维也纳城外的森林里与欧根中尉告别,并且告诉他:“你很勇敢,也拥有很多人没有的品质,你会成为一个优秀将军的,将来你的成就不会逊色于索别斯基国王。”

    欧根中尉很诧异:“离开?不,殿下,皇帝陛下正在赶来,索别斯基国王也停止了追击,每个人都在庆祝胜利,您会成为贵宾的。”

    李君威笑了:“我之所以来到这里,是担心你们会失败,假如你们失败了,我将会是奥地利和波兰最尊贵的客人,可惜,你们取得了胜利,胜利是最甘美的甜点,吃一点就会让人感觉膨胀,哪怕是我的朋友索别斯基国王此时都不会那么需要我了,而牵头组织对抗奥斯曼的教皇更视我为眼中钉。

    如果我还不合时宜的出现,会被要求做很多事,比如在我们的国家尊重天主教徒的信仰,再比如取消与奥斯曼的贷款合作等等,这些我都不能答应。”

    “他们怎么会为难您?”欧根诧异。

    李君威笑了笑:“因为我根本不是什么王子,而是帝国皇帝的兄弟,裕王,我在这里就代表帝国。”

    “您就是五年前让大维齐尔屈膝的中国亲王?”欧根中尉惊呆了。

    “呵呵,那都是讹传罢了,欧根,好好努力吧,将来或许有一天你也可以让苏丹屈膝。”李君威拍了拍欧根中尉的肩膀,说道。

    李君威不想通知任何人自己离开,其中就包括索别斯基国王,但是他又不忍放下这段时日收集的书籍和器材,所以告诉了欧根中尉,欧根在这场战争中是一个幸运的人,不仅因为他在枪林弹雨之中活下来,还因为他那个拥有一个骑兵团的兄长死于战斗,按照惯例,他会暂时接管这个骑兵团,欧根中尉也因此变的小有实力。

    李君威把自己的东西托付给了欧根中尉,安置在了维也纳的一座小房子里,他告诉欧根中尉自己会派遣一支商队来,这支商队会带来自己给他的礼物,装备三百人规模的骑兵装备,然后用空出来的马车把自己的东西运回来,而欧根中尉欣然同意了这个请求。

    即便如此,李君威仍然没有直接向西,而是让卫队向西前往波兰,自己则与一支犹太人商队汇合,前往波兰境内,正如他料定的那样,他的卫队在波兰境内遭遇了拦截,只不过在他已经脱身的情况下,索别斯基放弃了。

    返回西津之后,李君威就听说奥斯曼的维齐尔侯赛因来到了西津,而他不仅要来拿最新一批的贷款,还要求面见裕王,显然他的目的并不只是为了钱。

    “军队,我们需要军队得支持。”侯赛因已经焦急等待了长达七天的时间,见到李君威的一刹那立刻把自己的目的表露出来,而李君威有些诧异,他可没有想到奥斯曼的局势已经需要外部介入才能稳固的地步,难道维也纳一战对奥斯曼的伤害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