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章 哑口无言

    第二百零三章 哑口无言

    所有人都以怀疑的态度看待这一切,希望*能给他们试探出一个真实的结果。她还是埋怨道:“那公子也不用说话这么气人,直接让那*下不了台。”

    苏傲天停了下来,面色严肃,望着苑横波,说道:“横波仙子心地和善,别人可不是想的都与你一样。你仔细想一想,我即便是言辞客气,极力为自己辩白,他们就会信以为真,不会再逼迫我动手了?你再设身处地地想一想,若是此事倒过来,我在这样的场合,质疑那*,或是雪流风,又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苑横波一时无言以对,苏傲天接着说道:“且让我来告诉仙子,适才之事,我即使一再忍让,极力辩解,都免不了和那*动手的结果;而此事若是倒过来,我一介散修出来指责名门精英,那非但没人会相信我的话,只会认为我是心生忌恨,无端造谣生事。将我斥责一番,轰出大门已经是好的结果,很有可能是那*将我痛殴一番后,还会获得与座众人的交口称赞,而且对苏某不齿至极。”

    苑横波细思之下,知道苏傲天说的确是实情,默然不语,良久才道:“为什么会这样?”苏傲天冷冷一笑:“这便是横波仙子和我等之间的差距了。横波仙子只因感念苏某援手之德,从而对苏某另眼相看,如果事情非是这样,我与横波仙子素不相识,那么在这样的场合下,仙子是会相信那*呢,还是会相信我呢?”

    苑横波被苏傲天问的哑口无言,思之良久,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知道。苏公子,你的话太也尖刻,是否你心里认为,横波的行事想法,都和刚才之人是一样的?”

    苏傲天说道:“我也不知道,仙子或是与那些人不同,但是并不代表就会对我们这些人认同。说到底,这是贵门身处的环境和我等天差地别之缘故,致使双方都难以认同对方的行事和想法。偏见确实有,不过这是以贵门为代表的所谓精英对我等的偏见,那也不是一种偏见,而是显而易见的轻视。忍气吞声非但不会减轻这种轻视,只会让所谓精英得寸进尺。只有奋起反击,用实力将这些轻视记击得粉碎,他们才会停下来,重新审视你。而一旦将他们的信心打碎,用实力将他们臣服,他们就会转而仰望你。这是不是也是所谓精英的一种悲哀呢?越讨好他们,越适得其反;越打击他们,越会获得认同。”

    苑横波无语良久,才略带嘲讽地笑了起来:“不说这些了,越说下去,横波心里越不舒服。我现在只想知道,公子心里,是怎么看待横波的?”

    苏傲天望着苑横波,正色说道:“仙子视我为友,我自然以友待之。苏某不是口是心非,不识好歹之辈,仙子待我,与那些人迥然不同,苏某心里十分感激。”

    苑横波笑了起来:“只要公子心里不怨恨横波就好。不过说起来,我未央仙子天人之姿,今天也被你气得半死。你呀,也不知道怜香惜玉,你可知道我师姐只要微有示意,天下不知会有多少人找上门来,要将你杀之而后快,给未央仙子出气呢?”

    苏傲天哂笑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大师姐养尊处优,听不得逆耳之言,那也是无可奈何。不过想要杀我么,还需拿出几分本事,不要杀人不成,反而成了上门送死,就未免太过对不起未央仙子了。”

    苑横波也笑道:“公子别的都好,就是一张嘴不饶人。我且问你,我有没有虚言,未央师姐是否令你惊艳难当,不能自已地已经喜欢上她了?”

    苏傲天也笑了起来:“横波仙子饶了我吧。令师姐确实是无法言表,几乎使我怀疑她并非凡人,只是天山谪仙下凡。不过我哪敢有这些痴心妄想,如果胆敢说出喜欢未央仙子的只言片语,不用人来杀我,单只口水就能将我淹死有余了吧。至于那雪流风之流,还不立刻露出护花使者的正义嘴脸,恨不得将苏某千刀万剐而后快。不过说真的,令师姐美则美矣,已经美到极致,但是过于高冷,只能令人仰望,心生高不可攀之感,我倒觉得不如与仙子这般令人感觉亲近,相处起来也愉快得多。”

    苑横波抿嘴轻笑:“公子你不仅言语尖刻不饶人,一张嘴也是讨巧能说,尽会哄人开心。横波哪里比得上未央师姐?公子的甜言蜜语,都是平日里哄你的红颜知己练出来的吧?”苏傲天说道:“仙子说笑了,我之所言,都是心里真实想法,绝不敢哄骗仙子。”

    苑横波又想起一事,就笑着问道:“你明明可以一拳就将那*打到的,为何定要在第三拳才打倒他?”苏傲天正色道:“既然有人送上门来让我打,为什么不多打他两拳?只是一拳就将他打倒,岂不是便宜了他?”说得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说话间已经来到苏傲天的住所,两人又说了几句,才告道别。苑横波一路回走,不禁心里浮想联翩:“也不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是假。师姐这般美女,除了凤倾城,可说天下无双,都不如和我在一起愉快,莫非他也对我有意了?不过他现在得罪了师姐,那可如何是好?”心里患得患失,一会儿喜,一会儿忧。

    苏傲天自行回屋后,一时也无心修炼。回想起刚才席上众人对自己的态度,联想到自己在洛家的遭遇,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和这些豪门望族之间,横亘着一条深深的鸿沟。自己的出身,就是摆在他和洛盈袖面前的最大障碍,对于能否克服这个障碍,最终和洛盈袖走到一起,他虽然没有失去信心,但是心里也不是很有底气。

    那天离开洛家时,并未和洛盈袖见上一面,他虽然对自己和洛盈袖,都很有信心,但是终究也没有得到明确的允诺,使得对前景的预料,也没有必然的把握。想起洛盈袖,心里一阵甜蜜,又一阵酸楚,心里七上八下,思绪万千。

    又想到今天自己的表现,心里也有点奇怪。在雪流风开始挑衅时,其实自己还是挺冷静的,知道此人对自己成见很深,寻衅滋事是意料中的事,也没有很在意。及至*也在一唱一和后,也明白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一丘之貉,事情会怎么发展也是心知肚明,且冷眼旁观,看他们下一步想干什么。

    自己是何时开始变的情绪有些失控,想要将这些人好好戏耍一通的?应该是在看到秋未央故作不知,默许*来试探自己的时候,心里的邪火就压不住了。难道美丽的女子真的就有这么大的魅力,见到她也如那些所谓的精英一样,对自己心存轻视和偏见,就能将自己古井不波的心态,动摇出一片涟漪么?看到秋未央态度暧昧时,心中就陡然不快,再看到*等人这副嘴脸,就决定非要好好戏耍他们一通不可,不然这一口恶气,如何出得来?

    心里乱七八糟地想了许多,一时怎么也不能静下心来修炼。过了良久,才将这些排遣出心头,开始修炼。

    经过了这么一出,苑横波也不好公然再来找他了。滕云强知道了情况后,也是忍不住埋怨了他几句,怪他小不忍则乱大谋。好在多宝阁和霓裳云天合作的前景,现在被双方一致看好,兼且长远利益诱人,故而此事并没有影响滕云强和霓裳云天的关系。滕云强暗自庆幸,多亏没有将苏傲天推到明处来,不然得罪了秋未央,多宝阁的发展前景绝对堪忧。

    离精英大会开始的时间,最多也不过半年了,既然没有人来打扰了,苏傲天也就和慕容秋白等人一起,埋头修炼,默默地做着准备。

    而此时,洛问天和顾云天才刚刚来到中州府。

    他们两人离家后,一看时间还充裕,也是不紧不慢地一路往中州府走来,也不忘了做一两单刺杀的买卖。顾云天金灵根孕育成功,他家传的功法就多了,就挑了一部天级功法开始修炼。在这方面,宗门的优势就显露出来了,十来年的功夫,就修到了炼气九期,不过对于筑基,还没有感应,看起来还得花费几年的功夫。因为又多了一个灵根,他将突破的时间再次极力压缩了。

    现在他也是四灵根属性的修士,在天资上已经是绝顶一流,和洛问天一样了,差别只在灵根的品质上不如。两个人的主要目标,放在了搜寻天地奇物上,一人需要水属性的,一人需要土属性的,奈何这种事,那是需要机缘的,不是苦苦追寻就一定能得到的。

    这两人到了中州府,待遇可就高了,不仅家族早早就预定好了客栈,霓裳云天得知后,立即就专程拜访,玄武州的其它门派,但凡是早来的,那也少不了前来客套一番。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